夏世莲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8535|回复: 31

[☆灵★ 作品集] ★灵☆系列之二 《那一夜的风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11-13 21:5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一夜的风情》 ---- 看王小波文集有感

" q, e: b% N. e' C4 ]) C" w

" y" ^2 a1 i) B, ]

8 d' a, l' H9 Z, }0 {

# U; i2 J; L/ q* M

, H# w( j2 P f7 b0 p0 o2 ]1 o: e

我是一个公园派出所的民警,虽然我并不喜欢自己的工作。

" [2 r: n" Q9 a- F1 F3 P# m% a

做为一个警察学院的毕业生,我对自己被分到这么一个小派出所简直是烦透了。

; H0 z- L8 q+ F3 c" s; g, \

我很愤怒,本人相貌英俊,气质潇洒,而且是学校里的尖子生,只不过因为校长的女儿小文对我有了某些好感,就会被分到这么个兔子都不爱拉屎的地方。

+ Y1 q* I X! s" D

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校长的女儿长的如此漂亮却到了25岁还没有人追而且每天还穿的像一个中年妇女,我也才明白为什么每次我牵着她的手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四周投过来的不是羡慕而是非常同情的眼光。

l* r* P0 q% l7 G7 D/ \7 X4 k. P

我更有理由相信,在全国的其他公园也有着和我相同遭遇的师兄。

/ O% s! V5 Y- M9 ]/ `: Y

, S. y0 |6 O$ ~ b% r4 V

我知道我的脾气不太好,这也是为什么所里大部分的夜班都摊到我头上的原因。

* v' s# `' u% n5 |3 Y4 Z

但我不在乎,相反,我更喜欢夜晚,只有在夜里,我才能更仔细的观察每个人的本质。所有白天道貌岸然的外表,到了黑夜,就会将内心的秘密表露无遗。

! b L4 h& b$ l( C1 G Y

这个公园很大,形形色色的人都有,在我值勤的时候,我最大的爱好就是逮些人回去,小偷、流浪汉、民工甚至同性恋,不为别的,就是陪我聊个天,打发长夜的无奈。

, Z6 B4 t5 j3 N

* ]" q! i& [( o% J1 L6 y. |; s

五月二十五日,雨。

* J% V, r! x7 P U1 P$ @2 k2 K# T

屋里很闷热,电风扇无奈的转着头,我已经抽了三支烟,很无聊。

2 l: h) g* F$ C. K: f

起身,披上雨衣,拿上手电,出门。

* L% N) u! B7 x3 o* v) _9 H

一股清新的味道扑面而来,夹杂着大自然的气息,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真爽!

& P' b w' y- O

昏黄的灯光下,雨稀稀呖呖的打在身上,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

* i C. b, b/ d5 E

忽然,一阵脆脆的高跟鞋声传了过来,在黑夜里显得格外的刺耳。

6 [, T {1 A$ `6 l- k. V0 L# u; P

我抬腕看表,十一点四十五,这样的天气这样的时间还会有人在这里散步?一丝怀疑让我往前走去。

) i+ h) ?4 a: j- W0 h1 {

9 j4 l& q0 t: E5 M- ?5 ~

我回忆起来当时好象我被吓的够戗,一个女孩仿佛如精灵一般飘了过来,一身紫色的连衣裙在风中显的是那么的飘逸,乌黑的长发几乎遮住了她半张脸,一条白色的手绢俏皮的歪系在脖子上,只不过从紧紧攥着伞把而发白的手可以看出她非常的紧张。黑夜的雨中看到这么一个女孩儿,我还以为碰着鬼了呐,心中咚的一跳,手中的电筒不禁一紧,往他的脸上照去,“好漂亮的脸”我一楞,小小的嘴,淡淡的眉。我舔了一下干涸的嘴。

! w% t( j7 P8 h9 y

“干什么的!”我沉声问。

( V1 r$ g2 I+ o* Q5 d

“我。。。。我。。。。”声音低低的,柔柔的。

( b( R0 @" K4 L/ H+ J

我逼上去,她仿佛很惊慌,下意识的退了一步,我注意到她那双白色的高跟鞋已经沾了不少的泥水,显然,她在这里散步的时间已经不短了,这更增加了我的怀疑。

( s R( w+ v4 T6 K7 x% b

“请出示你的身份证。”我很严肃的说道。

: v5 d# t9 i0 f

“我。。。我。。。我没带”她的头低的更厉害了,秀发已经挡住了她的面部。

% t0 k# O% E f; b7 j7 V2 P( U, J

根据我的经验,这肯定不是一个“鸡“,那些老江湖应付这种局面是不会像他那么幼稚的。“不会想不开要自杀吧”,这时候,好奇已经占了我一大半心理。

; E5 j: Q8 z) I" H& n4 T2 o

“对不起,小姐,请和我去派出所一趟。”我很礼貌的走上前去。

" v' u/ J$ h0 K3 O

“不~~~~~~~”她惊恐的往后退去,声音突然拔高了。

6 A. O- _& B# \2 o

我一看,“刷”从腰间拔出手铐,“小姐,你不会让我铐着你走吧”我冷冷的说。

( y. M' F9 a0 [, R* X8 c* ?

我可以想象的到她绝望的表情,“别,请别,我。。我跟你走。”她委屈的说。

& I# S- X; n- z' o) z+ h

! o5 |# c1 K1 S5 E* K

6 F% x; L6 n) x' l* s6 j3 A

3 n/ f/ s' j7 @; [0 v2 L- E0 |- {

g* l* \% O, q& k8 @

我没想过我会这么倒霉,第一次变装出去就会碰上警察。

( M2 n, c& h4 T$ N9 u

这都怪那该死的小艾,他在QQ上和我胡侃他变装出去如何如何的刺激好玩,然后讽刺带挖苦的说我是胆小鬼,照片照的好有P用,顶多也就算是“见光死”,把我逼的最后发急打赌一定要出去走一回。

4 ?# [9 @8 w, E4 Q' s& A* q7 b

其实,自从答应后,我心里就挺后悔的。

- X7 P. g- ~" V, N* f; W

自从喜欢上变装上以来,它已经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每当下班休息我都喜欢用各种好看的衣服把自己装扮起来,然后把自己幻想成一个个美丽的公主、冷酷的女王、乖巧的女仆,那时候的心情是自由、无拘无束的,让我一天的辛苦消失无踪。

, d0 u0 p+ g4 q C' e6 I$ y

但那仅仅是在家里,我从来没想过要出去。

1 q) V: @$ M2 T5 x2 l; M7 e

没办法,话已出口了,总不能让小艾在论坛上张贴笑话我吧,那以后在网上还怎么混啊。

; A* S8 W# k' x9 N3 y

好歹找了这么个雨夜,好歹熬到了十点多钟。

]3 o' C0 u' O

放热水好好的泡了一个澡,将身上每一寸部位都细细地揩干净,用一个白色的长布条沿着腰际和胸部以下仔细但又用力的缠绕起来,不一会儿,镜子里就出现了一个纤细的小蛮腰和一个丰满的胸脯,我挑了一副粉色的无肩胸罩和一条蕾丝花边的小内裤,一件紫色的连衣裙,再在脖子上系了一条白色的小手绢,选了一副乌黑垂直的假发,对着镜子来回仔细看了又看,确认没露破绽,才开始对脸部开始化妆。

* Q2 O8 L# Z, a" m3 u/ B Z

不一会儿,一个恬静优雅的女孩儿就出现了。

3 ?/ Q# L9 O, x1 f. V6 o

看看表,十点半,出门。

7 @. n* g! C1 {" c% `

第一个关卡就是那个开电梯的老大姐,每天都看见她,如果被她识破,那可就糗大了,明天全楼非传遍不可,但又没办法,住在这该死的十七楼,穿着八厘米的高跟鞋,我实在没勇气走下去。

1 v; \' v, @* @! ?. m

电梯门开了,我低着头,故意让秀发挡在脸前,走了进去。

) W" I) r; \& Y0 h* J

老大姐明显的是吃了一惊,犹疑着,我用眼角看到她的眼光正对我上下搜索,我索性把头偏了过去。

2 i5 I0 k$ i2 Q, z. I

“姑娘,你是住在这里么?”终于,老大姐忍不住了。

$ E1 w" W( D! {

“我。。我看朋友。”我故意细着嗓子不耐烦的说。

# _1 i' f6 f/ [( b7 g: S% F7 ]

“哦,怪了,我怎么没注意你上去。”大姐自言自语。

: c/ Z: g( y+ \( S

电梯门一开,我飞步往外走去,差点儿崴了脚。

% B0 R0 u5 E; S6 M! P

9 q$ \0 L; `! t# h; j+ w n

雨夜的感觉真好,寂落的雨滴打在雨伞上,仿佛是安慰的话语,告诉我我真真实实的来到了外面的世界。我漫步走在大街上,开心极了,原来出来的感觉是那么的好,小艾真的没有说错。身边刷的骑过两辆自行车,“嘿,哥们儿,这小妞点真正。”我明显的听到了这句话,一种骄傲油然而生,不禁又把胸脯挺了挺,步子放的更优雅起来。

3 {5 P/ D4 j+ a7 O+ c/ w, d

我家旁边有一个公园,这是我在白天就设计好的路线,那里人少,去那里过过瘾,然后给小艾打个电话,告诉他我可没他说的那么菜。

( Z$ R$ o$ H" @' a

$ Y4 ~$ B# U+ P/ o

公园很黑,而且还有积水,就着路灯,我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看着白色的高跟鞋遭受虐待,我开始后悔,还不如在大街上溜达呢,谁让自己之前那么胆小,这么黑的园子,别碰上个抢劫的,那可就完了。我正胡思乱想的,突然,一束光猛的在我眼前一亮,我下意识的用手一挡,这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干什么的”。

# ]6 ]9 c5 i4 E7 q$ C

说实话,那时候我死的心都有。

* {- u% j1 R' P( L- Q( |, O7 H

" m) d. _, T' f' H ]% B$ L

$ f* G6 o5 r. O' A: n; V

u; {3 s1 g, F- j9 o

3 g u( b6 `- Y! ? q2 h1 D, U# u

我把这个女孩领回了所里,进屋一看,还有两个人蹲在屋角,一个是民工打扮,另一个倒斯文,戴着一副金丝眼镜,估摸着这是小周出勤带回来的,我一瞅那民工“犯什么事儿了?”“拿。。哦。。偷井盖来着”那民工嗫嚅着。我一斜眼,对着那眼镜“你呐”“我,我真没干什么,我就是想帮那女孩。”“靠!闭嘴”我厉声说。一回头,我看了一眼这女孩,“你。过来,也在这儿蹲下。”我喝道,看着她委委屈屈地挪过来,用手一揽裙摆,很优雅的蹲了下来,我心理泛起了一种虐待的快感。“好好待着,一会儿问你话。”我训斥道。“你,还有你。”我一指那民工和眼镜,“跟我走。”那民工显然惊慌起来,“干,干什么。”“废话,你说干什么,去你该去的地方。”我骂道,“赶紧走!别让我动手让你走!”

/ C; q* f6 s/ {' \0 P8 W: g) j

i7 R1 O' i# I1 N

3 g5 V8 N2 D8 C8 ~; U: y

7 s) J3 W, {! H4 R4 u( p

/ z6 t R+ y+ g- w) A; [

我想这次我是完了,居然进了派出所,这是我活了那么大都没想过的事情。

$ e# k1 W' \$ a) O, {( M. L

我该怎么解释我的身份呀,CD、易装癖,不知道他们明不明白,但愿他们不会通知单位来领人,我又没犯法,我这样在心里安慰自己。

7 Q4 \( m& o, a F" O

其实,那小警察也挺好的,也没铐我,路上我差点滑倒他还扶了我一把,一想到他那双大手,我心里不禁一乐,猛然的,我又为自己在这种时候居然有这种念头感到惶恐起来,没事吧你,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胡思乱想。

. u* |0 Z0 ? F4 Z

蹲着真的好累,八厘米的高跟鞋把我的脚尖紧紧的挤在鞋头,疼死了。臀部压在小腿上已经麻木了,脆弱的脚踝不停的在打着摆子。

3 h1 N, v; R1 A j

终于,我受不了了,慢慢地起身,用手扶着墙,挪到那小警察的办公桌,一屁股坐了下来。看到桌子上有一民警证,就是刚才那个小警察呀,哦,叫史斌。

# C! p" ]% X% D o$ q' f5 ?

稀稀拉拉的,好些警察陆续进到了所里。

3 Q3 H) }# A$ B

一个警察推门进来,看了我一眼,“你是谁?”

, }$ Q, Y. p1 V; s% D

“我。。我是小史的朋友。“为了免受蹲着的苦,我一横心,编了一个瞎话。

5 U: H9 N/ e' A+ `6 r$ L

“嗬,这小子,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个漂亮的女朋友。”

" w3 S# e, {8 k8 U3 g ~) d8 O4 R

“刚,刚认识的”我低着头,心里却不由美孜孜的,看来我还很漂亮呀。

" m ?9 k7 ^6 r/ _$ N& _

“那你先坐着。”

' ~! R z' O/ K6 U1 n/ Y% R

“哦”我赶紧点头答应。

* k& S( g+ ?2 O$ N8 Q& X/ ?7 I

9 D, Z, O& R1 M; V8 O9 f

1 m0 o, e- O; _9 r* U% u. s

* _) `3 l$ p. _4 X

: L7 \1 q/ \3 K7 w+ ^: y% F

办完手续,我快步往办公室走去,心里感觉怪怪的,想赶紧去看看那女孩儿。

+ c7 F9 e: w A+ T% p- \4 N

小唐迎面走来,一脸坏笑。

) T9 @ {) V4 x6 m3 T4 |5 X$ _

“你小子,又冒什么坏水呐。”我打趣道。

$ e6 p7 H3 \6 n$ ^% s

“嘿嘿,你也太不够哥们儿了。”小唐看起来像只老狐狸。

- q: a u. k3 A7 I% y

“我怎么了?”我一楞。

1 a. k/ `$ e; k( ]7 R* n+ w) k8 \

“你小子,找一漂亮妹妹,也不给哥几个透点口风,太不仗义气了吧,咋地?担心哥们儿呛你的啊。”

9 A2 ~! R! b- O+ P9 k( k& D8 d

“你说什么呐,什么漂亮MM啊。”

" D( g5 w4 I# A7 ^

“还装,人都在屋里等你呐,还不赶紧去,小心让别人抢跑了,呵呵。”小唐一闪身,跑的比兔子还快。

% K' N" m+ I0 j3 i. r5 l

我是一头雾水回到了办公室。

0 c4 _$ ?: `2 ], M* _+ z

一推开门,看见那女孩儿坐在了我的桌前,心里顿时明白了八九分。

" _) ^/ Y. ?8 f' H: ]- H/ ~: z

我咳嗽一声,那女孩猛的一抬头,吓的一起身,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蹲下,像极了一只受伤的小鹿。我心里不禁暗暗好笑。

3 q& k/ N D& s" C

“你,姓名”我往凳子上坐,问道。

& P. M( Z7 Y; x% e B

“我。。。我。。。”

$ x( o- e2 _+ q$ B) i& W. n

“你什么你,说明白点儿”我不耐烦起来。

4 L3 z6 K: H) k5 l. E+ ~2 P

“我叫小灵”

' w9 B4 o5 P B$ t+ G( V

“小灵?家在哪儿”

& Q8 A8 \. }# \( ?

“就。。就在不远的慧新小区”

% m* w7 C3 c4 ~! Q2 b( E2 i' v

“电话”

* G$ c5 Z/ \& A$ M( D+ ^1 L

68875639

& n; T5 p& [' k( ~2 s1 U# q

我拿起电话,拨过去,没人接,我看了她一眼。

: v9 a( b* R$ J4 G B8 o$ O: @

“就我一个人住。我父母出国了。”看着她那无邪而略带急切的眼神,我有些相信了。

" M- G6 d: q+ y8 B: V. Z

“大晚上一个人在公园干什么?“我问道。

( o t# P; z3 f- I8 l5 ^; S

“我。。。我闷的慌,想。。想出来散散步。”看的出,她在撒谎。

# Y4 I7 p$ Z+ m' ^9 a

我起身,“走,我送你回家。”

; A( h( { o1 \+ D' r m6 Y

“啊?!”她明显的惊慌起来,“不,不用了吧。”近乎哀求的声音。

1 w0 b: E# x! `9 w: A, F! K; y6 @; ^

“小姐,我想证实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我坚持,但心里,说实话,雨夜送一个美女回家实在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毕竟,我还没女朋友呐。

+ k% v. \$ }6 t: w$ B

/ {) L% e; y a, v7 X

9 t+ x0 q" p$ G8 H0 ]. o

' ?/ @6 ?) F" o

# T! K1 f. w& B+ T( l3 l

我知道不让这个小警察送我回去是不太可能了。

$ ?' o, O9 h9 _3 v* R2 Y

确切的说,是押送。不过,能离开这个鬼地方已经是很万幸的事情了。至于回去可能被发现的事情我已经无暇顾及。

$ p d# |' I) K/ k6 V% p

很顺从的,我和这个小警察出了派出所。

- G9 y8 u* t3 I

凌晨三点多钟的街道是那么的安静,洁白的高跟鞋在朦胧的路面上发出了清脆的叫声。

% Z% @. v- R& N' P3 v" _7 B% i. l) N

小警察在旁边默默的走着,不说话,灯光打在他的身上,投射出一道很酷的影子。

$ m0 T- p2 R! x- v) x* g4 h

雨已经停了,微风吹过,我感觉到了一丝的寒意,禁不住缩了缩肩。

. r3 W! e) V+ w3 V

他看了我一眼,把身上的警服脱下,“披上”话语依然是那么冷冰冰的,但我明显的感到了一层暖意。

9 z# f9 I! y0 z" L5 e

“谢谢”我低声说道,把警服披在了身上。

6 n9 D% t6 D! m# E) T" S4 c7 h% C; |5 a

他把脸转了过去,无所谓的看着四周,但我明显的看到了他脸一红。

: @2 m" h# p& W- q% @1 o* E- p$ D

我心里不禁暗自偷笑,在经过一阵子的紧张刺激后,一想到终于可以回家了,我踏实了不少,变装后的刺激感又开始泛滥,和一个男孩子回家,这样的经历怕是一辈子都不会再有了。

; t3 b" ]8 T% q: N( |2 J" \* {* O

“哎哟”光顾自己美了,一不小心,鞋跟踩进了一个小坑,重心一失,我整个人向一边倒去。

* I0 h+ z/ A P" @( R

只是瞬间的,我感到自己栽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是他。

1 }7 \7 X7 ~+ Z5 ]( K7 a

我惊慌的抬起头,正好迎上了他的双眼,四目相对,他的眼睛明亮而又清澈,我顿时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恍惚间,我仿佛看见了一个遭遇不幸的美丽公主正躺在一个英俊的白马王子怀里,那个白马王子是她的救命恩人。

4 h5 E4 W1 M, J/ v8 U3 g) I

耳边想起了他急促的声音,“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 N# Z7 ~) N+ r

一下子恢复到了现实,我赶紧立起身,“没,没事”我慌乱的回答着。

7 |! y. d& m2 `5 ~

“哎哟”我又禁不住叫了一声,该死,鞋跟断了,脚被崴的生疼。

9 A: ` G. Q, o

“怎么了?受伤了?”他看到了我的鞋子。

, i7 D' a5 F0 D, g. f: y

“恩”我皱着眉头忍着疼答道。

( ]/ C5 ]. o: G1 Y5 l# X% F" R

“能走么?”

) V: b! Y6 ^- |. w T+ x; `5 M! `! v

“可,可以吧”话是这么说,可让我一只脚穿着八厘米的高跟鞋在路上蹦着走,我可没想过会出现什么后果。

1 j: q u7 S7 b5 J* k& [/ q5 k

“那。。我背你吧”他看出了我的犹豫。

+ v2 u$ x# d! X n! K! E" P- N

没的选了,我顺从的付在他的背上。

- D S3 [# Q+ p" b* o& G d

双手揽在他那宽阔的肩膀,头枕着他那厚实的背,我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幸福,这难道不是我想做女孩子得到的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的我好快乐。

& C8 h& V' V) h+ v8 y H# v

“小姐,感觉怎么样。”他嗫嚅着。

; [! B6 y. y# N9 |# M+ @: V9 E( V

“好多了,麻烦你,警察同志,能不能请你不要叫我小姐,这个词我不爱听,我叫小灵,你早知道了。”我俏皮起来。

" }. F6 d9 p" t7 P, H+ ]* ^6 A

“嘿嘿,对不起。”他憨憨的一笑。

# ~9 e6 b4 p. h+ X$ v+ ]

“你叫史斌”

2 g* F m+ Z6 ` P) }

“你怎么知道?!”他诧异。

3 F8 q, a7 |/ L2 X

“你是这片大名鼎鼎的民警,谁不知道呀。”我继续作弄他。

5 f$ W3 u$ [0 O% A; d O7 j/ Z

“呵呵,你可太抬举我了,我算什么,”他闷声说道,“一个警官学院毕业的小警察,一个不会奉承领导的小警察。”

1 h3 G% A6 H9 {& s( U: P0 B' T0 n

我感到了他的愤怒,他的肌肉因为情绪的波动而绷紧,我不禁使劲搂了搂他的肩。

# d. d! m- U1 S% @; K0 @: [6 U& W: _, }

他仿佛也感到了我的害怕,逐渐将情绪放缓。

# ?* N1 I+ a6 m6 X

那一夜的路,好长。。。。。。

4 y0 o0 X- r" V5 G. ^* Z

# F# D0 {% o$ q- t) ^

0 ^) ^6 Y( `* B3 K# o

# N# c9 U) |8 o3 L

% j9 }8 E: [5 d8 Z# o# X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和小灵说那么多,可能是情绪被压抑的太久了吧。

! `8 J2 Y5 @$ ~4 Q3 ?9 L# {

我不停的诉说,好象背上的人和我有着莫名的联系。

6 O, s+ a9 S% H2 t

而小灵,只是用她的身体紧紧的贴着我,似乎在用她的身体来安抚我的情绪。

6 S7 c% b0 s" S+ L* W

淡淡的幽香传入我的鼻中,上升到我的大脑,仿佛一剂安神的良药。

9 i2 U. a( x' Z. y

渐渐的,我又恢复了平和。

0 X/ G: m. Z! u q+ K# Z

4 }- {. m3 ` ?+ q. v7 r `8 i

按照小灵的指引,终于找到了她家。

" }7 Z! Q! b; I' m& Q: h

从门前的地毯下摸出钥匙,开开门。

0 D8 z0 U, i4 n

屋子不大,但绝对是一个标准的闺房,柔和的灯光,粉红色的床单,俏皮的芭比娃娃,一切都显示出这个房间的主人是那么的单纯和善良。

; |% A- i5 Z/ p7 F: M- I. k

我把小灵放到了沙发上,将她的高跟鞋脱掉,将脚平放在沙发上,在柔和的灯光下,她的脚显的是那么的美,光滑的脚背显出淡淡的黄,小巧的脚趾涂着豆蔻的红,还点缀着小小的白花,我的心里不禁一荡。

. c4 E5 N4 c$ j K8 k; c

“有药么?我替你擦擦。”我仿佛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 [6 [$ H& S6 w: y( s

“有,在左手那个抽屉里。”

1 S' M( S$ K, x6 O! ?, q8 V) [

我取出药,轻轻的捧起她的脚,放在了我的大腿上,将药水轻轻的擦在她的脚怀。

* H+ A- E% m' \! r' w E2 x2 k

房间里静静的,只听见闹钟在滴答滴答的响,仿佛是自己的心跳。

* _3 m* `7 M, P2 C) E

很舒服的,她发出了轻轻的低吟声。

! s2 L/ h, t* z$ _2 o, q

恍惚间,我的眼前浮动的是我的大学女友,曾经的我也帮她这样的擦药,也曾经的听到过她的轻吟。。。。。。。

3 Y& @/ W8 D: h2 x: q4 Y% q

不自觉的,我伏下身,轻轻吻了一下她的脚背,一如我在大学里和她相处的情形。

* B: p* F, }) N: S8 o1 _

( `" n2 _" w2 V

9 G* t, z, }# m% ]6 ~2 O( t4 I

: |( Q" B v/ [! Y& h8 W% c

' ?1 s- v( a4 N3 U- v* k1 X

“不要!”我从睡梦中惊醒。

. Q; a; T1 K1 J$ I% R

他的按摩技术真的很好,柔和的力度早已令疲惫的我昏昏睡去,在梦中,身穿婚纱的我正幸福的依偎在一个高大的男孩身旁,那个男孩好象史斌,我甜舔的笑着,忽然觉得脚背好热,猛的睁开眼,正好看见史斌正从我的脚背上抬起他的双唇,我吓的大叫一声,双腿往怀里直带,好象一只受惊的小鹿。

; ?. Z) E: |, I* T* n: q: G6 K) e

他仿佛着了魔一般,根本没有松手,反而将我的脚紧紧握住,好疼。他的眼睛是迷离的,嘴里喃喃的自语:“小文,别离开我,求你,别离开我。”

, i2 v" e, ]: K

他的脸在冲我靠近,我试图向后躲去,但是没有用,很快,他的嘴唇狂热的堵了上来。

/ S7 W' A8 Z ^7 o3 W' B; N0 h1 f

“唔。。。。。。。”我双手无力的在空中挥舞着。火热的嘴唇烫的我心好乱,他的舌头在往里探,我把牙齿紧紧闭着,拼命抵抗着他,但他的舌头好有劲儿。

( c4 q4 N4 a3 [; a

终于,“哎~~~~~~~~”一声叹息,

+ E" j# X! E: M. s* i9 ~7 C* m' I

我松开了防线,任由他疯狂的吻着我。

4 v! p- s2 M, G+ N7 H

3 u) F3 T- w" ]0 d% X

: a U7 c: D" P6 O7 y- c

, T( W' ~4 j. A' g* |, H# K

7 X4 [# P1 y* Q, x5 H$ M) Q- M2 \

我已经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我的脑海中幻动的全是小文的影子,我痛恨,痛恨这不公平的待遇,痛恨我的初恋的失去,仿佛是报复一般,我疯狂的吻着小文,双手用力的揉捏着她的双肩,仿佛要将压抑的情感完全释放出来。

, g, ~0 a( l3 h; ~0 [! k" V! {

突然,一阵急促的闹铃声吓起,恩?我在哪里?我猛然清醒过来。

; j/ u/ C: _- T

首先映入我眼睛的是小灵那委屈的脸和那双哀怨的大眼睛。

( k* o2 _9 n8 [# Y7 }9 F4 F; b

这一吓可是非同小可,我几乎是蹦起来的。

" u/ K' e' \5 B, V% C: O3 ^

小灵,是小灵,她正缩在沙发的角落,双肩已经被我捏的显出了红红的指印,双眉因为疼痛而紧锁,两眼蓄满了泪水,嘴角因为用力而显得有些肿胀。

: l# _9 ]+ b# C# c2 M

我,我,我都干了些什么啊。

" m* ?% [0 d# I q5 P+ F% n

我呆立当场。“对,对不起。”我很惶恐“我,我不是有意的,我,我真,真不知道。。。。。”说实话,这连我自己都无法解释。

6 A) \; [: {$ E, x

她抬起头,看着我,许久,她说道:“我知道,我明白。”

6 u$ r7 [' l1 b& f y- l

所有多日的委屈在这个时候通通化解,我的泪水夺眶而出,背过身,我哑声说了一句,“谢谢你。”

2 Y0 I& R* a; S8 w: \7 {. {" X# W

没有回头,我飞也似的夺门而出。

- v: @ E; B8 f. D, @" D. {

8 `0 G$ r. L- T2 d8 W4 q& \/ Q

# S, t+ S, w& |4 J* O% W

1 J) a3 V0 O4 ^- L+ N. d$ W$ n

我缓缓的从沙发上站起身,脚因为刚才的意外而显得不那么疼了。

$ F' K- E& f& y; V. Z! b+ f- e4 k! \

我挪到窗前往下看出,看到了一个孤寂的身影在路上飞奔,孤独的路灯下射出了一条长长的身影。

& E6 ^: h) d' S6 n7 ] I

我无法形容自己的感受,这一夜的所发生的事情实在太令人匪疑所思,已经超出了我大脑所能思考的范围。

, o E4 ?3 R+ \( D* I7 |3 l

我只知道,一个孤独的人因为我的存在而享受到了暂时的平静,而我,也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幸福和快乐。

5 l, I# x9 g0 N2 I9 n* b% d6 x

那一夜的风情。。。。。。。。。真好。

相关帖子

 楼主| 发表于 2005-11-18 00: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哈,谢谢缓云斑竹的支持和指教.写长篇真的是功力不够,主要是自己的组织思维不够发达.很早就发现自己好象特别喜欢描绘一些静态的场景,或许和自己常常会为某个片断而感动有关吧.

发表于 2005-11-14 15: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美啊,太让我羡慕了
发表于 2005-11-16 15: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继续!kkkkkkkkkkkkkk
发表于 2005-11-16 19: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好!好!!!!!!加精加精!!!!!!!!

! |- q( R( i5 K

两个人的思路情感合而为一,交迭并进,全文一气呵成,真的不错!!

* @1 W6 ]& j5 O

说实话,并不太喜欢"灵"的系列一,故事有点俗套,文字和情节也有点后劲不足的感觉.但这篇,我真的喜欢,两个人的个性情感,不长的文字间尽显了出来.

5 V) _, D- a; d; C

但,这似乎只是个长篇的开头,为后面埋了好多伏笔:史斌的初恋怎么了?灵又是怎样一种生活状况?警察局的故事,也让我大感兴趣....那里可以见到形形色色的人,到是收集素材的好地方...

- u3 h: h8 g; r3 [! k" O' k/ k D5 }

还有吗?如果只有这么多,好像交待的有点不够哦...至少,"史斌的初恋"这个导致史斌郁愤的"关键"没写出来.

发表于 2005-11-17 13: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em02]
发表于 2005-11-17 13:24:00 | 显示全部楼层
[em04]
发表于 2005-11-18 19: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写小说常常是源于对"片断"的感动.....不管是长篇还是短篇....作者往往是由喜欢某个"片断"而激发出兴趣,写出整篇故事的.

: R; j' C6 [6 D2 t Y( e- Y

小说不就是由若干个"片断"组成的吗?....我想,你我应该都有这个经验,往往先是构思了若干个零零碎碎,不相干的小说片断,然后才连缀成文的.

9 e/ j- ^7 n0 B" f

我想你是谦虚,要不就是懒....以你这篇小说看来,完全有实力再拓展开来写....这篇小说,只写到这里还是有点欠缺的....至少史斌的那个"症结"应该写出来 ---- 小文为什么老穿得像中年妇女?难道她有个近乎变态,像<金锁记>里的曹七巧那样的母亲或父亲?史斌又为什么和她分手了? ----- 这些,至少要点一点.(是不是我太笨了,你已经写了...而我没看出来?再回去看一遍)

发表于 2005-11-18 19: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另外...可以把你的"灵"的系列一,全文整合到第一帖里吗?这样方便大家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05-11-18 21:08: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仔细想想,你的提醒还真是一个好主意,这样更能突显出史斌为什么会在那个夜晚有那样的举动,只是.....哎,只是又有多少人会去在乎呢,不如吃个药丸变成女人来的痛快,哈.
发表于 2005-11-18 23: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惶若梦中; b& N) E; G, w' [. W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11-18 23:18:10编辑过]
发表于 2005-11-19 21: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太好了呀!我很喜欢!永远支持你!

发表于 2005-11-25 06:5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美丽的感觉~~~希望可以继续~~~给两人好的结果~~

发表于 2005-11-28 22: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太好了,引人入胜!
发表于 2005-11-29 16: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期待中
发表于 2005-12-2 10: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哎,好喜欢你写的文章,看来,我得加把油了,呵呵。对了,可以把灵跟那个警察的故事写下去啊。继续继续,加油啊,灵[em07]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05-12-2 13:40:0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过台湾小说家无名氏的作品吗?现在主义手法.见点工力了

发表于 2005-12-12 13: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唯美的故事,还有后续吗?
发表于 2006-4-7 14: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挺好玩的~
发表于 2006-7-11 19: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免责声明|Archiver|手机版|夏世莲小姐客栈 ( 沪ICP备05001196号 )

GMT+8, 2017-11-22 03:1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