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世莲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0330|回复: 39

[缓云作品专集] [小说]相见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7-23 17: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说]相见欢
 

时间尚早,厅堂里还没什么吃饭的人,服务生做着例行的打扫。正浩挑了那张靠窗的桌子坐了,一边抽烟一边打量着窗外。五年前,正浩刚到这个城市工作、陆平来看他的时候,两个人就是在这家小饭馆吃的饭,也是这个位子。以现在的经济能力和生活环境,正浩根本不会再挑这样不起眼的小店来见面,可陆平却说想来这儿。

正是下班的时间,街上满是车和行人,急色匆匆的,连红绿灯似乎也不耐烦起来,总是在人还没准备好的时候,一下子就跳掉了。正浩的思绪恰如窗外的人群一般纷乱,他不知道接下来会是怎样一场重逢......

午休的时候,陆平在MSN上告诉正浩,说自己今天刚到N城。正浩喜出望外,连连说晚上哥俩可以好好聚聚,痛痛快快一起喝酒了。正浩还在自顾自说着,陆平却发了张照片过来,是一个沉静微笑着的清秀女孩。

“哈~,是你女朋友啊?不错嘛,跟你还蛮有夫妻相的。”正浩两年多没见陆平了,平时也是为着生存和发展各忙各的,很少联系。今天陆平突然联系正浩,让正浩一下子似乎又回到了那个青春飞扬的学生时代,想起了当初理着同样板刷头、活跃在球场上的陆平和自己。

“......”陆平没说话,只发了一串省略号过来,正浩笑了笑,心里想:他还真是一点没变,说话还是喜欢吞吞吐吐的。

“其实,那张照片上的人是我,不是我的什么女朋友。”
“这么多年,我根本就没谈过女朋友,我也从来没把女孩子当成异性来看待过......”陆平在那头断断续续的说着。

正浩如同在看天书,他不明白陆平在说什么,或者说他根本不想明白,他根本不愿相信陆平说的是事实——他的高中好友,铁杆兄弟居然成了个女人!!!

“等等,你先别说,让我想想......”正浩好不容易才打出了这几个字。

屏幕静止了,陆平没再发话,可正浩并没能想清楚什么东西,他也不知道自己能想什么。他点击放大了那张照片,看了又看,那清秀的五官和笑意淡淡的眼神中,确实还能看出当年那个熟悉的陆平,可......正浩又回翻了陆平刚刚打的话,这回他可以确信自己看到的文字是什么意思了。

“你......是说......”正浩还是不肯相信这是事实,不肯相信他的兄弟去做了什么“变性手术”,不肯相信曾以为那么遥远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边。

“对,我接受了变性手术,今年初刚作完全部的手术。”

象被人在胸口狠狠打了一拳,过了段时间才慢慢感觉到痛,正浩只觉得堵的难受......

“先生,要现在点菜吗?”侍应生的问话打断了正浩的思绪。

“谢谢,再等会儿吧,我还有个朋友没来。”正浩抬腕看了下手表:五点五十七分,还有半个小时才到跟陆平约的时间,看来自己是来的太早了。正浩把手上的烟尾摁熄在了已满是烟蒂的烟灰缸里,接着又点上了一支。

 厅堂里的客人开始多了起来,叽叽呱呱说的大多是N城话。这个小饭馆是个很普通的本帮菜馆,来吃饭的也大多是周围的居民,都是一家子一家子来吃的多。刚到N城打拼的时候,正浩便住在附近的康园小区。若不是这次陆平点名要到这儿来,正浩大概这辈子也不会再来这个饭馆了。今天来的时候还在想这个饭店不知还在不在,没想到居然还开着,门面装修都没变,就连正对门口、被香火薰的满面烟尘的财神爷都还在。

“真快啊......五年了......”正浩似乎这个时候才想起大学毕业已经五年了。一直忙着工作、应酬、恋爱、买房,根本没有闲暇来顾及时间是怎么过的,自己又过的是不是开心。

窗外不时走过各色各样的女人,正浩心里想:“陆平今天会是什么样子呢????”脑子里又浮现出中午看到的那张陆平近照。正浩试着慢慢勾画待会陆平出现时的大概样子,可怎么勾画,正浩想到的都是高中时那个和自己一起打球,剃着板刷头的男生陆平。

初见陆平是在高一新生报道的时候,那时的陆平还很矮很瘦小,除了长相过份清秀细致外,并不觉得他跟别的男生有什么不一样,正浩也从没留意过这个小不点。直到有一天放学后,无意中在厕所撞见几个外班的男生在欺负陆平,正浩出于保护本班弱小的血性,和那几个男生大打出手,救了陆平。那之后,他们才慢慢相熟起来。

                                                                         [未完待续]

5 a2 z% a8 R2 Z- _% E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10-15 13:29:13编辑过]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06-7-27 21:3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已阅,头还有点晕有点疼,这个酒可真难喝
不多说了,不好意思 阿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06-7-23 19:4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开头不错,让人有种想看下去的冲动,不过陆平不可能是浩的兄弟吧?TS就是TS,她怎么会当一个男的是兄弟呢?她应该有姐妹才对,懂我的意思吗?云云!
发表于 2006-7-23 21: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哎呀,不是吧,怎么才到这儿就收笔了?不够看地~~~

:)

 楼主| 发表于 2006-7-24 16:54: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捂在口袋里唱的瓮声瓮气的。正浩以为是陆平打来的,急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才发现是女友佩珊打来的。本来和佩珊约好去吃巴西烧烤的,可因为陆平的事心里堵了一下午,还没到下班时间就借口出来见客户,早早来到了这家小饭馆,到把约佩珊的事忘的一干二净。佩珊电话里的声音很不高兴,一直拿话要挟正浩马上给她过去。正浩很了解她的这种小女人脾气,知道今晚回去有的好闹了,可因为陆平的事正郁闷呢,正浩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胡乱编了个借口,草草结束了通话。

 

刚放下手机,铃声又响了,正浩以为还是佩珊打来的,按了通话键后,没好气的说道:“我不是说过了嘛,突然有事要陪客户吃饭,忘了告诉你是我不对,但有什么事等我回去再说,OK?!”

    

对方沉默了一会,然后才缓缓说道:“正浩,是我,陆平……我到了。”一个轻柔,却仍带些低沉的声音。

 

正浩错愕了一下,接着下意识的抬头往门口看去,一个高挑的女孩正静静的站在门口,微侧着头,一手拿着手机,浅笑着注视着自己。

 

四目相交的一刹那,正浩还是看到了那熟悉的眼神,虽然没有了当初重重防卫的执扭和故作狂野的戾气,而多了女性特有的温柔,但正浩还是可以确信:这是只有陆平才有的眼神。恍然间,正浩心里像突然少了些什么,一开始他以为是自己放轻松了,慢慢才体味出:其实那是种失落后的空虚。从午休时陆平告诉他真相起就已经存在了,只是,他一直不愿察觉而已。

 

门口的女孩依旧浅笑着,款款向他走来,正浩本能的站了起来,拉开了对面的那张椅子,脸上的笑容却有点无所适从的生硬。正浩这个时候才不得不正告自己:今天不是愚人节,一切都是真的,眼前的女孩就是陆平!

 

“谢谢……”陆平道了声谢,很自然的落了座。

 

正浩坐定后,拿了菜单让陆平点菜,陆平却把菜单推回给了正浩,说:“还是你点吧,还像以前一样。”

 

“像以前一样……”正浩暗忖,这才发现以前确实都是由他来点的,那怕是在点心店吃早饭。他一直把陆平当成弟弟一样来照顾的,可又怎会明白这一小小的细节中,隐含着陆平当年多少欲语还休的女儿心思?

 

“好像给你添麻烦了……刚才的电话......”陆平想到了刚刚进门时接的电话。

 

“呵呵,没事……”正浩抬起头,视线从菜单移了上来。看到陆平正垂首转弄手中的茶杯,一大绺长长卷卷的头发从粉白的颈后,反挽到胸前,蓬松而不凌乱的俯贴在陆平那丰满的胸口,怎么看都是个极具女人味的女人,正浩的心不知为什么动了一下。

 

陆平抬头喝茶,刚好撞到正浩的眼睛。正浩慌的忙调开了视线,假装专注的看着菜单,身上却有些燥热起来。

 

点完菜后,正浩习惯性的问了声陆平要喝什么饮料:果汁?椰奶?还是可乐、雪碧……一如他和任何一位女性吃饭时一样。

 

“你不是在MSN上说,要好好喝个痛快的吗?呵呵”陆平爽朗的笑了一声,正浩抬眼时,看到了陆平眼中那种异样的神采,一种不同于一般女性,又冋乎有别于男人的那种神采。

 

“呵呵,好的,那我就点啤酒了,不敢说痛快,也要喝个尽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呵呵。”正浩点头笑道,不经意中刚刚那种拘束感没有了。

                                           [未完待续]

$ A2 M+ K6 a! z) V9 O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7-30 15:40:15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6-7-24 17:26: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暗夜冰儿在2006-7-23 19:44:55的发言:
开头不错,让人有种想看下去的冲动,不过陆平不可能是浩的兄弟吧?TS就是TS,她怎么会当一个男的是兄弟呢?她应该有姐妹才对,懂我的意思吗?云云!

这篇小说,我尝试着用更多的男性视角来叙述,对于“正浩”而言,“陆平”就是他以前的兄弟。这些,我也问过我的男性朋友和同学,他们一样觉得以前的我和别的男生没什么区别,可能是男生比较大大咧咧,不太会注意别人细枝末节的动作、神情。所以,才让我卧底了那么久,而他们无所察觉。

至于“陆平”,是TS姐妹中的某种典型,曾“强烈”的尝试过要把自己改造为男人的TS。学抽烟、学喝酒、学说脏话、戏弄女生、甚至学打架。。。极力的想要杀死心中那个可怕的自己,那个“变态的不正常”的自己。以前我也觉得凡是TS姐妹,就都像我一样手无缚鸡之力、动作扭捏、讨厌自己所有男性化的东西和进程,但像“陆平”这样的姐妹的确有,而且为数并不少。正因为经历过,才会更勇于正视现实。

这个短篇小说,如题所示,只选取了两人相见的切面,从中我想挖掘的就是一个如何面对“友情”的问题:当“肝胆兄弟”变成了“红颜知己”,如何来重新定位两人之间的友情和身份,对于男人来说,有时需要一个过程。

最后,谢谢冰儿和灵,你们的话给了我动力,也给了我压力,呵呵,希望我能写好。也正因为你们两个拼命发帖,才逼的我放弃偷懒,好歹弄些新的东西上来,才能塞责这个版主之职。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06-7-24 19: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啦,保重身体要紧!不过如果我是正浩,我也会吃惊,不要说我是正浩,我是我也会的,因为陆平术前女性化的特质太少了。
发表于 2006-7-25 00: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受客观环境的制约,很多TS在青少年时期更多的表现为强烈的心理活动而不是体现在行为上,而且由于自身高度的敏感性,TS还往往表现出比一般男性更强的行为能力,或许是为害怕被别人看穿而掩饰自己强烈的女性冲动吧.另外处于青春期的TS出于对自己性别的迷惑,也试图通过各种行为来判断自己的性别取向.因此,正浩看不出陆平的女性特质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但陆平也没有表现出很强的男性特征啊,"学抽烟、学喝酒、学说脏话、戏弄女生、甚至学打架。。。极力的想要杀死心中那个可怕的自己"--除了和正浩喝酒外,没看出来陆平有这些毛病哦.文中有陆平在厕所里被外班同学欺负,还是正浩救的呢.
  哈,我想正浩在吃惊后好奇心倒是会占去大半的位置(人性的本质),还有就是佩珊不会放过陆平的,难受的只怕是还在后面.

发表于 2006-7-25 10: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等一下  我有些不明白  这是小说的一开始吗  怎么好像前面还有很长的故事  还麻烦云云你从头一一道来

[em07]
 楼主| 发表于 2006-7-25 18:3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梦玲,你好,首先要感谢你支持《相见欢》

其次,可否请你叫的不要那么亲热,我们并不认识哦~我有些怕咧

回答你的问题如下:

这是一个短篇小说,选取的就是两人相见的这一片断。。。当然任何小说都有其过去和未来,而写出来的只是现在。或许将来我会有兴趣,把“正浩和陆平”的成长故事写出来,但在本篇,我只以插叙的形式,将陆平的过去穿插其间来完成故事。

再次谢谢你的支持,以后要勤回帖哦,不然我还是不会认得你的。[em05]

 楼主| 发表于 2006-7-25 18: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干杯!”“干杯!”两个人都到了满满的一杯酒,不自觉的又都重重碰了下杯。杯声作响之时,正浩和陆平相视对笑了一下,这一笑,让两人放松了不少,也让两人心头升起了一番难言的“别样滋味”:青春,梦想,泪水,欢笑,别离,重逢,往昔和今朝,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又回来了,却又早已面目依稀,难分难辨。

陆平一时间心绪难抑,眼眶有些湿润了;正浩也是感慨万千,心潮澎湃,一仰脖“咕咚咕呼”的干了个底朝天,顺势也把自己那悄悄溢出的泪水咽回了肚子。

正浩把酒杯倒过来示意了下,又故作贪杯的样子,给自己满满的斟上了。陆平不禁掩嘴笑了,接着,也微微仰了头,一手拿杯,一手掩底,将杯中的酒干了。而后,也学正浩的样子照了下杯底。

往事悠悠,年少轻狂的时光似乎重现......只是,他,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不更事的少年;而“他”,却成了“她”,慢转低回中再不见旧日男儿身影......

“女孩子要斯文点,哪有你这样个喝法的?”正浩其实挺欣赏陆平现在这种不矫饰的女儿态,嘴上却拿话取笑她。

“又没指望你来娶我,你管我......”陆平迟疑了下,没再说下去,拿纸巾轻轻擦了下嘴,眼睑半垂着看不出她在想什么。不知是因为刚刚喝了酒,还是自悔失言说什么“嫁娶”的,两片红晕悄悄地飞上了陆平两颊。

看着陆平两腮飞红,拿纸巾掩唇的娇羞样子,正浩不禁起了怜惜之意,他多少有些惊奇:相处那么多年,居然一直没察觉到陆平有什么不妥;也没想到成为女孩的陆平会是如此秀美,又不失自然大方,丝毫看不出她曾经是个男人。

“那.....你将来会嫁人吗?”正浩轻轻问道。

陆平没说话,只微微笑了下,看似淡然,实则无奈的心思连正浩这个粗枝大叶的男人都看的出来。

“有机会当然会嫁人,但我并不寄太多希望,结婚嫁人不是我们自己做得了主的......”陆平轻轻抿了口酒,幽然说道。

饭馆里正是生意忙的时候,厅堂里嘈杂着各样的声音,席间总会有各家的小孩吵闹,一会儿要吃这个,一会儿要下地玩,一会儿又要撒尿......烦的年轻的父母直要发火。有个小男孩被妈妈打哭了,就滚在地上耍赖。过了会见没人理他,他自己跑到别人家桌上拿东西吃,又被妈妈揪着耳朵拎了回来。陆平看了要笑,心内却又不自主的生出了些伤感。正浩顺陆平的眼神也大致猜到了几分,心里暗暗叹了口气,掉转了头,点了支烟。

“不介意我抽根烟吧?”正浩问。

“你点都点上了,难道我再叫你摁熄掉?大男人主义!”陆平嗔笑着回了一句。

“呵呵”正浩傻笑了两下,象个宽容的哥哥一样笑纳了妹妹故作的怒气。

“给我一支,可以吗?”

正浩疑虑的看了下陆平,陆平笑了下,说:“女孩子抽烟的有的是,放心吧,我现在只是好玩而已。”

正浩从烟盒里抽了一支递了过去,陆平轻轻用食指和无名指夹了,松松斜斜的放在了唇边,正浩刚想帮她点上,陆平却自己拿了打火机,并不急着就点,而是试着玩了下花样,可试了几下都没成功,她才笑着点了。

“到底是好多年没碰过了,手都生了......”陆平吐了口烟,香烟弥漫中,眼底闪烁的是种不羁无谓却又悲伤的流光。正浩记起了这熟悉的眼神,以前在高中时,几个男生,还有当时的陆平一起逃课,躲在宿舍后面小树林抽劣质烟的情形,那时的陆平就常常是这个表情。正浩从小就是个不服管教的家伙,16、7岁的他常常会做些令老师和父母头大的反叛行为,可他从来没想带过陆平做这些“不良行为”,因为他看上去就是个好孩子,那么单纯,那么全心信赖人的样子。可让正浩每每头痛的是,在“不良行为”这方面,陆平十分执扭,不带他都不行,一副“有课一起逃、有坏事一起做、有架一起打”的义气兄弟样子。正浩一直好奇:为什么表面如此乖的陆平,内里会是如此“野”?

                                  [未完待续]

: M8 z. R4 v) b( }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7-26 10:59:45编辑过]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06-7-25 18:5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
今天看帖子看到大鸟的发言,有些 ts 在男生的状态可以很男生,女生的状态可以很女生
掩饰自己,改变自己,我想在某些 ts  的历程中是出现过的
成功与否,相见欢,一文再次告诉大家了
呵呵
听喜欢的,ts 不一定是 娘娘腔 的,大鸟也这么说了
我很赞同大鸟的话。
期待再续
发表于 2006-7-25 21:50: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没留意,云姐姐又出了美文.感觉不错,关于手术前的征兆有些TS是看不出来的.过度时期以中性示人的姐妹不在少数.看到这篇,又觉得云姐姐的写作上了一层.

偏直白,又不失去水准.虫子在慢慢的啃咯.

 

[em10][em10][em10]
 楼主| 发表于 2006-7-26 15:46: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还记得高中时,一起偷抽烟的事吗?”陆平像是在问正浩,又像是在自言自语,“想想好笑,我们几个人在厕所里被学工主任抓个正着,一起拎到学工处罚站。那时候你很拽,就是不写悔过书,结果被罚去扫厕所,整个教学楼,一共6层啊......结果,我们5个人一起去扫了一下午,有难同当嘛,呵呵。”

正浩觉得当着现在的陆平,再来回忆这些糗事有些尴尬,也不适合女孩子来说,而且他也不明白何以当初的陆平会那样,根本看不出要做女孩的迹象。陆平似乎看出了正浩的心思,吐了口烟,继续说道:“是不是很奇怪那时的我怎么看都是很哥们义气的兄弟,怎么突然就变性了。”

正浩想说些什么,陆平却没管他,接着说:“我一直在害怕,在害怕体内的那个自己,深深憎恶那个变态的恶心的自己,那个年纪的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出路在哪里,我也不知道怎样才能压住心头的魔障......从小被人欺负,我也恨自己没用,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后来,就遇见了你,你救了我,在一个可笑的地方,我一直深恶痛绝的地方......我觉得你是那个可以带我走出困境的人,于是我就想试着学习做个男人、做个不良少年,或许只有很极端的方法才能毁灭那个旧我,重新创造一个可以过普通生活的我......”

“跟你们去打球,让自己长的壮壮的,晒的黑黑的;学抽烟、学喝酒、学说下流话、学着去泡女生、学男生大大咧咧的走路行事......甚至逼着自己去打架......可越是这样,我越是绝望,我根本看不到出口看不到生路......有件事,我一直没敢告诉你,在大学一年级的时候我割腕自杀过,狠狠的来回在腕上割着,一点都不觉得痛,看到血大沽大沽的出来我也不觉得害怕......那种失血后的幻听幻觉真是美极了......”

“后来,还是没死成,被同学救活了,很凑巧,那个晚上熄灯后他还去教室拿东西......”

陆平的表情始终是淡淡的,象是在讲别人的事,可她眼中那点泪光一直在闪动,“再后来,我就不想死了,突然间似乎明白了一切,我不想再逼自己做什么男人,我也不想再欺骗自己,就算我学的再像,永远是在学男人而不是做男人。”陆平淡淡的笑了下,有点点自嘲,更多的却是种庆幸和释然。在随意拨弄头发的动作之间,正浩看到了陆平腕上的那道疤,斜斜长长的,后长的肉是厚厚的不规则的......正浩看着,不禁觉得有点鼻子酸,他没想到当年外表看似瘦弱的陆平内心曾经历过如此痛苦不堪的挣扎,难怪,看上去那么乖巧的陆平会那么急切的想要学“坏”。

“别用那种可怜人的眼神看着我,我可是命硬着呢~呵呵。”陆平看出了正浩心境的起伏,就拿话来冲淡刚刚的气氛,“唉......现在总算好了,我可以想笑就笑,想哭就哭了,再也不用害怕别人会看穿我的心思。”陆平端起酒杯,大口的喝了起来,悄悄的,又拿手背抹去了眼角的泪花。

“对,一切都过去了,以后就都是好日子了,呵呵。”正浩也端起酒杯,干了。酒尽之后,两人不禁又相视呵呵笑了起来。唉,人生啊......当欢之时,则须尽欢,管他三七与二十一呢。

酒意正酣,情谊正浓,抛开了阴影,抛开了顾虑,两人聊的特别畅快,从高中,到大学,再到毕业踏上社会,经历种种,一下子又拉回了那远去的记忆。

                                         [未完待续]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06-7-26 16:30:00 | 显示全部楼层
真调瘾!快点呈上美食~
 楼主| 发表于 2006-7-26 16: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来了~~,客官!呵呵,谢谢QQLADY的大力捧场!!!

吃完饭回去的时候,正浩说,要不在这附近散散步,毕竟这么长时间没见了,这附近有个开放式公园不错的。两人便信步走去。

“两年前你怎么突然去南方了?跟手术的事有关吗?”正浩问。

“嗯。原因挺多的,一是在原来的单位做的有点不开心,二来想去南方多挣点钱好手术,第三嘛......认识了一个南方的姐妹,她当时还没手术,但已经女装生活了,我过去之后就在她帮助下开始完全的女装生活了,找工作的时候也没遇到麻烦。真是幸运。”

“你还蛮勇敢的啊~”

“那当然,强将手下无弱兵,被你李正浩大哥带过的人,会孬吗?呵呵......”陆平窍笑着看了下正浩,正浩也呵呵的傻笑了两下。

“诶,对了,你知道我在南方碰到谁了吗?猜猜。”

“谁?不想猜,请公布答案!”正浩装作耍赖的样子回道。

“我碰到许心怡了。”陆平偷偷的瞥了正浩一眼。

“许心怡......”正浩以为自己早忘了那个可爱的女孩,今天陆平提起,正浩才发现其实在内心某个角落一直是有她的。或许因为心怡真的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或许因为是自己最初的单恋,也或许是......因为陆平的缘故。

两个人都没再说话,那段刻意回避的往昔却在心头萦绕。

许心怡低正浩和陆平一届,那年文学部招新人,陆平认识了心怡。因为都很喜欢写诗,两个人很快成了好朋友,常常在部里活动和出去采风的时候,结伴同行。因为陆平的关系,正浩认识了心怡,并在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心怡,喜欢上了心怡的可爱与聪慧。

不解风情的懵懂男孩坠入了情网,便有些不可收拾,茶不思饭不想的,平日胆大妄为的李正浩,在这事上却是束手束脚,无计可施。因为禁不住兄弟们的怂恿和激将,正浩决定要向心怡当面表白。计划实施方案是由陆平约许心怡出来,再借故走开,给正浩和心怡制造机会。

那个风清日丽的秋日午后,陆平把心怡约到了学校的秋千架下见面。看得出,心怡心情很好,也稍稍打扮了一番,穿了条白底小碎花的棉布连衣裙,可爱的就像偶像剧里的女主角。正浩看的都有些傻了,连话也说不来了。可心怡看到正浩也在,似乎有些意外,过后看到陆平借故走开,眼底的失望溢于言表。结果似乎并不出人意料,心怡一口回绝了正浩的表白,并且直接说明自己喜欢的人是陆平。

一边是自己心爱的人,一边是自己的好兄弟,是继续还是放弃?正浩第一次喝的烂醉如泥。但第二天,正浩就做了决定,他正告陆平要好好珍惜心怡,如果伤了心怡,他们就不再是好兄弟了。可是,陆平最后还是拒绝了心怡,并拒绝说出理由。那是正浩惟一一次打陆平,只打了一拳,因为,陆平没有躲闪。那拳很重,单薄的陆平连退了好多步,躺在地上好久都没站起来。

这就是10年前,三个16、7岁的孩子间的感情故事。当然,正浩悔言了,兄弟依旧是兄弟,虽然有了点隔膜,他还是把陆平当成自己的弟弟一样来看待。“不要为了一个女人,就坏了兄弟感情”,这就是当年那帮小子口头的义气。可又有谁知道陆平的心呢?这“义气”二字从来不是“他”想要的。

                                          [未完待续]

. |- Q4 \2 ?! x- k$ p y; ~9 ]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7-26 17:12:52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6-7-26 18: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她......还好吧?”正浩低着头,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

“应该还好,”陆平小心翼翼的答道,她怕这桩旧事再在两人心头划上一道痕,“我是在一个商务酒会上碰到她的,一开始都没认出来,因为看上去是个很有魅力和风情的女人,和当年的小女生真是判若两人。当时我已经是女装,所以没敢认她,不想毁了她最单纯的梦。后来,我借口询问一些业务上的事,从她一个同事那里了解了她一些情况,她旁边的男人既是她的老板、也是她的未婚夫,一个新加坡男人。就这么多了,那已是一年多前的事了,估计心怡现在已经嫁给那个新加坡男人了。”

正浩没有说话,他心里的滋味实在有些难说,难说的不仅是自己的初恋,更难说的是三人之间当初的感情纠葛......可笑?可叹?还是可惜?正浩搞不清了。

“那你当初为什么不跟我说你的真实情况?不然,也不至于白白挨我一拳。”正浩问道。

“......”陆平没有马上回答,过了会才说,“我不想伤害心怡,所以我必须拒绝她,因为我没有一个用来爱她的男人的灵魂; 我更不想伤害你,不想让你在受了爱情和友情的伤后,再来困扰于我的性别问题......”

“其实,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我一直没敢跟你提过......”说到这,陆平没再继续下去。她不知道能不能说。

“是什么?你说吧,都这么多年了,伤不了的。”正浩笑着说,他心里多少体会到了当年陆平的心思,预感到她会说什么。

“其实......我一直都很喜欢你,从你救我的那一刻起。虽然那时的我一直在心里极力否认这个事实,我一直想把这个龌龊的念头扼杀掉。我不想让你觉得我恶心,因为,你只是个普通的男孩,你应该有个漂亮的女朋友,你应该得到幸福。而我,是什么资格也没有的......”多年的秘密说出了心底,陆平感觉从没有过的轻松,她很庆幸自己是以女性的身份来说出这个秘密的。

“你太傻了......”虽然正浩心里有了点底,但听陆平亲口说出来,他还是心绪难抑,他不知道怎样说怎样做才能抚平陆平那颗层层结了痂痕的心。“傻丫头......我怎么会觉得你恶心呢?你是可爱而美丽的,又怎么会有男人觉得你恶心呢?你一定能找到一个爱你好好待你的男人的。”正浩轻轻将手搭上了陆平的肩,有些犹豫,但他还是在陆平肩上拍了两下,又单手用力的搂了搂陆平,就像任何一个疼爱自己妹妹的大哥。

陆平的泪再也抑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这么多年的委屈、无奈、绝望似乎在这一刻统统发泄了出来,现在的“陆平”再也用不着掩饰自己,用故作的冰冷来重重包裹自己,她只想做个想哭就能哭的女人,她只想做个受了伤可以倚在男人胸口的小女人。

正浩没有再说话,他只是轻轻搂着陆平的肩,任她靠在自己胸口肆意哭泣。感觉着胸口陆平那抑止不住的抽搐和耳边嘤嘤的啜泣声,正浩的眼中闪出了点点泪光,他特别想再回到10年前,让一切再重新来过,如果能那样,他一定会更用心的呵护陆平那颗伤痕累累的心,好好保护“他”,决不再让“他”用任何形式来折磨和伤害自己。

  

陆平的哭声渐止,终于她长长的舒了口气,从包里翻出了镜子和面巾纸,仔细的擦拭起泪痕。

  

“怎么,洪水泛滥已过,开始灾后重建工作了?”正浩有心要让陆平开心起来,就故意拿话取笑她。

  

“讨厌~!!”陆平娇嗔了一声,咯咯笑着快走了几步,“不准看人家补妆!!”

  

正浩笑着跟在后头,他知道,陆平不再是那个有着坚硬防卫的少年,她,已经走出了生命的那片沼泽。

“妈妈,再荡高一点,再高一点......”耳边传来了孩子荡秋千的欢笑声,那金属秋千“唧唧嘎嘎”的响声似乎又把正浩和陆平带回了那个阳光灿烂的青涩岁月。

“啊!!篮球场!!!哈哈哈~~~~”陆平看到了一个半场的篮球场,其实也就是水泥地上竖了根篮球框,可陆平还是开心地笑着奔了过去,好像她刚刚根本没有伤心的哭过。

“呵呵,慢点~”正浩一边笑一边喊着也跑了过去。

陆平捡了颗石子,做投篮状,目测了一下投了出去。石子“咚”的一声撞在了篮板上,没进。

“真够菜的,看本少爷的大灌篮!!!”正浩也捡了颗石子,三步跨过,反身跳起,悬在了篮框上,得意的冲下面的陆平作鬼脸。

“呵呵,傻冒!!!活像个大猩猩!!有什么了不起的,若不是本小姐穿着裙子,动作幅度不宜过大,怎么会输给你啊?”

“那好啊,我让你10个球,咱们光比一下投篮。”

“你说的,让我10个球,不许耍赖!哼,小样,谁怕谁啊?”

“哈哈哈~~~~”

忘了过去,忘了伤痛,忘了性别,忘了世俗的羁绊,永远不忘的是一起走过的日子,永远不忘的是,深藏心底的,友情!

— THE END —

6 ^- d; u/ b2 E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7-27 11:53:40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6-7-26 18:3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后记:

终于一口气写完了后面的部份,感谢冰儿,灵,QQLADY,虫子,梦玲从头开始的支持。

每次写小说写到最后总是又开心又舍不得,开心的是想写的东西终于出来了(可能有不如人意的地方,但写作的激情是在第一时间付出了); 舍不得的是,刚刚成形的人物就要SAY BYE-BYE,总是特别难过,总想跟他们去体验过去、现在和未来。

刚开始写《相见欢》的时候我不是很有把握,写的也有些滞涩,因为用的是自己没写过的“男性视角”。虽然在写之前,我跟我的男性朋友聊过天,专门拷问他们的心理状态。可一到下笔,就有些无所适从。用惯了女性视角的阴柔笔触,一下子很难再调整过来。

[em04][em04]不知道这回有没有点MAN味?对男性心理的把握到不到位?只有待各位读者来说了。自己感觉,用“正浩”的视角写的比较多,也辅助用“陆平”的视角写了一点。希望还能对得起读者。

写“正浩,陆平,心怡”三角故事的时候,又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想要去另外开帖详细的写这三个人的纠葛......[em04][em04]典型贪多嚼不烂的家伙!!唉......以后再说吧。

好了,就说这么多。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06-7-26 20: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13 楼那里写得最好,我是这么认为的
我觉得自己很了解 陆平 的内心,呵呵
故事的结局我觉得变化太快了
仿佛一瞬间的高台跳水,一个旋转三周半就完了,收尾水花大了点


发表于 2006-7-26 20:53:00 | 显示全部楼层

真要命~!看见了THE END.情境表现的很好,所要表达的正浩的心理活动非常OK,两个昔日好友从见面时的稍许尴尬到结束时的恢复纯真,一切显得都是那么自然.
就是吧,缓云你可真会做生意.拿了一条二斤重的石斑鱼,厨房里是阵阵飘香,结果,端上来一个四寸小碟,顶大了二两半的鱼块,我禁不住大喊:"老板娘~~~你这份量也少~~~~~~啦!"[em03]

QQ.你说的大鸟是什么意思啊?

0 G. U" [* b8 h# @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7-26 20:56:26编辑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免责声明|Archiver|手机版|夏世莲小姐客栈 ( 沪ICP备05001196号 )

GMT+8, 2017-11-22 22:5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