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世莲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9085|回复: 12

[原创]吹过来一阵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5-17 15: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吹过来一阵风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或者核实。

恐怖的照片

南小名和微风第一次说话是QQ上,很莫名的:
“你好,可以视频吗”微风
“没”南小名
“那有照片没?”
“也没”
“很不友好嘛”
“不熟悉,不打交道”
“我知道你是TS,可以认识下吗?”
“恩?”
“我理解TS的”
“哦,恩。”
“可以看下照片吗?”
呵,这人什么人?开始不是视频就是照片,几句话后还是照片,南小名想,然后回复:
“。。。。。。。。。。。”
“怎么?”
“没什么”
“怎么了”
“。。。。。。。。。。。”


一连好几天,微风只要看到南小名上QQ,马上就和南小名QQ,然南小名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家伙一直没什么好印象,总是有一句,没一句的答着。
大概一个月过去了,南小名依然会上QQ,但是微风很少来了,甚至就不上了。开始南小名觉得好轻松,没有这个无聊的家伙的打扰,真是开心,后来也会无意中看到那个无聊的家伙的灰色QQ头像——猪头,觉得也不是那么讨厌。


又是一个月过去了,一次如常等录QQ,发现猪头上线了,大大耳朵,眯眯的眼睛。不过或许2个月,就是没有这个猪头,南小名的日子还是那么过,看看新闻,写写博客。
“你在啊”
忽然,南小名看到一个色眯眯的猪头在跳:
“刚上来”
“好久不见了,好想你啊”
“恩?”,想念我,才怪,不熟悉也没见过面,甚至QQ也就说过几句,竟然想我?这人果然是“猪头”。
“真的”微风倒是一本正经
“想我什么?”南小名想逗他
“想念你的文字,没想过你的人,因为我没见过你啊”
“哦,我的文字也会有人想念的?”
“是的,你在夏站发的帖子,写的很好,TS的内心独白很好”
“怎个好法?”南小名问
“有节奏感,像音乐,有高层次,像建筑”
“哦,南小名心理还是高兴的,虽然还不知道怎么会那么评价自己的文字
“可以给我看照片了吧?”微风说
“。。。。。。。。。”这句话说的,还是想看我的照片。
“没的,而且我很一般”
“没关系”
“是你说的没关系哦,我去找我的照片,你要等我哦”南小名一下子主意来了
“好的”
南小名微笑着,去做自己的博客去了,南小名应该是个感情不外漏的那么一个人,谦虚,平静,但是有时候也会耍点鬼主意。
15分钟后,微风耐不住了,猪头色眯迷的跳起来。
“还没找到啊,我等的黄花菜都凉了”
“找了好久,还是没有怎么办”南小名抿了一下嘴。
“鬼才信,不给我看是吗?”微风好象有所“觉醒”
“对了”南小名的小鸭子头像跳起来
“怎么”
“我邻居家的照相机里有我的几张照片,我去拷贝去,你等我吗”
“等,我等,等”
南小名大笑起来,继续博客。
半小时后,猪头“碰碰地”又跳起来
“你邻居家好远啊”
真是个猪头,南小名继续写
“我要回家了,我今天在网吧,家里的网坏了”
“我家人要我早点回家,我真的要走了,你回来了没啊”
“照片没看到,现在人也不在了,郁闷”
“我真走了~~~”
南小名却没笑,继续打字,啪塔啪踏的。


“哈楼,南”没过几天,微风又来上网了,还是那个猪头在跳
“么事?”南小名
“没事,就是想你了”
“呵”会想我,都不知道我什么样子的,南小名想
“真的,觉得你很优秀”
“我很一般的”南小名很平静地说
“很想看看你的玉照”
“。。。。。。”
“怎么还不给看啊,有点难过,我很少上网了,家里的网掐了,网吧也要少来,家人说”
“好吧”南小名想了想,又笑了一笑
“期待中~~~~”
“呵,寻找中~~~不过,忘了告诉你,我很丑的”
“没关系”
南小名迅速找到夏站,打开论坛,翻到天使写真版块,凭记忆找到一个老CD颇受争议的照片
“还在没?”
“在等呢”
照片传了过去,南小名乐的合不拢嘴
“看到了,是你吗”后面跟着个大大的QQ问号
“当然是我,不相信我?”
“没,没有”微风看了非常吃惊,差点没晕过去,这张照片还真老的不行了,都可做奶奶了,主要是人长的很男人,皮肤还化的像妖怪,像巴基斯坦人```````````
“还有别的吗?你的照片”微风想,估计不是本人的,随便找的,而且这照片好象在哪见过
“有”南小名又发了几张,巴基斯坦美女的其他照片
“哈哈,我见过的,这不是你的照片”微风忽然想起来什么
“恩?”南小名顿了下,被发现了啊
“是夏站的,哈哈” 微风
“!”南小名没办法,一个感叹
“让我 看看你照片吧,很期待本人的”
“你看过了啊”南小名想,装就装到底
“没啊”
“刚才那个就是我,我就是夏站的”
“哦,原来你就是她”微风,还是很不明白,怎么会是个老太太呢
没办法,微风就没再要照片看,还顺式问下,巴基斯坦美女,今年多大年纪了,在那里上班什么的
南小名边笑边回答


你那优雅的声音


快乐的时光总是被人想起,那怕是一丁点的开心!
很久,都没见猪了,南小名真有点想他,猪今天吃了吗,睡的好吗
想想便自己笑了。
TS都是天使,又美丽又敏感,这些被女娲造出来,而不给衣服穿的女人啊,你也会有爱情吗,会喜欢什么样的男性啊
“他,准是,真把我当巴基斯坦美女了”
“难道,外貌对与男人那么在乎吗,对与女人那么重要吗?”
“美貌啊,美貌,我的美丽在哪里”
南小名是个外柔内刚的天使,为了自己的蝴蝶似的梦,继续往前走
她申请了夏站做版主,下决心申请的,因为她不是个爱说话的人,也不爱管理别人,天性喜欢静。后来她的申请被批准,做了聊天版块的版主。又过半年,由于她优雅的谈吐和独特的气质,在聊天室有了很多的朋友,而且这些朋友都很有素质,也很喜欢她,被人很多人喜欢是一种幸福,也是一种财富。

南小名有时候想 ,其实人一辈子没有爱情,只有友情,那未必是遗憾的一生
“大家好,欢迎你们又一次来到,我们今宵别梦寒~~~~~”一天晚上,南小名如常主持节目了
看了下,房间里有30好几人,蛮热闹的,
“你是我认识的那个南小名吗?”大概半小时后,一个叫微风的人对着南小名说
“我不知道”南小名很随意很简单地回答,做主持很忙的,一个人要同时与5个人说话,要不,人家会说你拽,其实真的好朋友不会说你拉
“你的声音真好听”微风
“谢”依然是很简短的回答
“我觉得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南小名 ,因为她很老”
“恩”南小名很忙,没想那么多
“她也不好看,甚至还自恋,和我说话都爱理不理的”
“恩?估计他忙吧”南小名很自然会那么说
“不的,给我看照片都是认识一个月后”
“不说了,我也忙,你还有别的事情吗?”其实现在还好,南小名只不过是有人要麦,唱
“甜蜜蜜”,自己很想去静静地听
“。。。。。。。。
在哪那里,在哪里见过你,好象花儿开在春天里
。。。。。”
不知不觉,夜很容易就深了,明天还要上班

快要下时,微风发来:
“你现在还忙吗?”
“不忙,但累了,要休息”
“我等了你很久了,我只想问问你”
“明天吧”南小名唰地把房间关了,忙人都这样吗

第二天,微风又来了,南小名依然忙。
“哈楼,南小名,你很忙吗?
“恩”
“我等你”
“好的”
大约过了半小时,南小名忽然想起有人等自己
“你等我做什么呢”
“我想问问你声音怎么练的?”
“哦,这个啊,你去夏站看,我有发帖子的,是在天使声音版块。。。。。”
南小名本来还想继续说些什么的,但是看到那个找自己的家伙已经离开了房间,准是个CD,行动蛮快,骨子里还是有男性的东西,南小名想
那晚,南小名再也没见过微风回来,估计得到葵花宝典,潜心修炼去了
过了好几天,也没见那个家伙来过,南小名更确认他真修炼去了,CD是入魔,入魔是执著,TS是入心,入心是造就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一个晚上,南小名刚开始房间的主持,微风就来了
“南小名,你文笔很好啊”
“谢”
“你人也一定很好”
“你怎么知道的啊”
“因为你把别人要注意的要领都重复了好几遍”
“恩,那是的,呵呵”
“好喜欢你的声音啊”
“谢”
“像夏天的雨,凉而爽,像春天的南风,吹的我心都要开放了”
“哈哈”
CD就是CD,喜欢美丽的衣服,也喜欢美丽的女人。
“我可以认识你吗?”微风在夜很深的时候说
“不是认识了吗?”
“我是说我想知道你的QQ号”
“我累了”南小名一直只和有素质的人来往,这个突来的家伙,好象很无聊的。
“我真想要,我怕你忙耽搁你,就一直等你到现在,我知道你每天都这个时候下线的”
“哦,好吧XXXXXX”南小名打出来8个数字
微风很是欣喜,忙把号码拷贝,加入,然而,看到资料后,发现,此人就是自己以前认识的南小名,可南小名已经忽忽睡觉了

如果我是老妖婆,你还会喜欢我吗

上了一天班,南小名,有点累,不知道是不是TS都很容易累,吃好晚饭,如常就主持去了。有时候她觉得自己就像疯子一样,因为自己只要有时间就一定去聊天室,或许如她自己所说的那样,小屋就是她的家。
“夜已经很深了,你看星星的闪烁,
那是你我又一次相逢的诉说
牛郎和织女,千里迢迢的银河
今夜请相信,请相信
我们不孤独,不寂寞”
。。。。。。
音乐反转,网友歌声不断,房间里很热闹。
但是小名,却不那么快活,觉得好象少了些什么?
她其实也开始疑惑,那个老烦她的那个人是不是就是以前的那个,但自己无意有意地在回避,有好几次,她都想去和他好好聊,想去确认,但是她还是不愿意相信那个人是他,因为自己不喜欢CD,也不喜欢太注重外貌的人,对待他,甚至小名表现的似乎有点冷漠无情。
“你还是很忙吗,我想和你说说话”这个时候,猪头开始跳起来
“还好”猪头跳起来的时候,小名就知道是他了,她曾经很想见到的那个猪头。但是快一年了,猪头在也没出现过,于是她删除了他,猪,滚远点!

“我快一年没上QQ了,我妈不让我上,把家里网停了”
“恩”
“后来,我就去网吧里去,但是还必须早点回家,于是一般打打游戏就早早回家了,上QQ就更少了”
“恩”
“没想到的是,你那么老,声音怎么那么好听啊”
“恩?呵呵”
“你终于笑了,还以为你还是不愿意和我说话呢”
“没有”
“我是很老的,老人说话还好,打字就慢些”
“哈哈,我这个到是忘记了,你才学的打字吗”
“恩”是不是想笑死我,哈哈
“那还不错,很优秀了,老年人都很糊涂的”
哈哈,我不糊涂,糊涂的人不是我,小名想
“对了,你是CD,声音练习的怎么样了”小名问道
“还好”“你怎么知道我是CD”
“感觉是,就是,我感觉很好的”
“错”
哼,那么干脆,还说自己不是,小名想
“我不是CD,我是TS”
“是真的吗?”小名很疑惑
“是的,看来老太婆的感觉真老了,不灵了,哈哈”
“你,呵呵”老就老了呗
“你是学音乐的吗,声音保持那么好,好象20岁,像我的小妹妹”
“错”
“那是学什么的”
“设计”
“哦,这个也会让人保持声音年轻吗”
真是猪头

又过了几天,他们成了很好的朋友。
“我真想听听你的本来的声音”微风一次说
“好啊,但是我从没给听过我年老的声音,你可要保密啊”虽然小名已经把微风当作自己的知己了。但是还不想摊牌。
“你声音还是女生啊,我想听你本来的”开始语音了他们
“可以,你先等下”小名想,还好,我会说老婆婆的话
“吭,我其实60岁了,人老了,就真不行了,腿脚不灵便了,头发也都白花花的了”小名开始模拟老太太
“真像”微风,大笑
“恩?”
“你学的很像老太婆啊,佩服!”
“我就是婆婆啊,”小名还装
“别装拉,我知道你,不过,模拟的好厉害”
“你模拟武则天如何啊,感觉会很棒的”
“我找找感觉”小名不自觉语音道
“风爱卿,寡人南小名,问你几句话,你可要从实的招来,
问爱卿今年多大了,娶妻没有,读书读了几年呢
其实读书这东西,不读也罢,你看寡人也没读过书,
但是现在却高高地站在你的面前吗,恩,哼,哼”老怪婆的狂笑声。
“真好,真要把我吃了似的”
后来,他们没事就经常闲扯在一起了

“南,真的好想你啊”一次小名刚上线,就看到猪头跳了
“想我,为什么啊”
小名,等会却没等到回复,看看猪头已经灰了
“猪呢,睡过去了?”
“猪”
。。。 。。。
“南,真的好想你啊”第二天小名刚上线,又看到猪头在跳了
猪头,不理你,准是又睡过去了
“南,怎么了,今天好想你啊”
“想我做什么,我又不是西瓜”小名看到猪头是活的
“嘿嘿,是毒药”
“哦?猪中毒了?”真怪,莫名其妙的话
“恩”
“呵呵,怎么了?怎么没死啊”小名笑了
“你说这话,我很难过”
“猪还会难过啊,吃不胖啊”
“哈哈,小名,小名,你真叫我又爱有恨的”
“爱”
“对不起,我无意说的”
“那就好”
“小名,你知道吗?其实,我昨天来了”
“知道”
“但是我发烧的很厉害,等了你,2个小时,你还没来,我就和你打了招呼,就回去了”
“是那句, “想我了”是吗?”
“不是,昨天我说的是, “南,我真的好想你啊” ”
“不一样吗”
“当然不”
“为什么”
“喜欢没有原因”
“恩”小名听了很感触,是爱吗


你是猪,是疯子


“你为什么是TS呢,我怎么感觉一点也不像啊?”小名一次见到微风就问
“你没注意到吗,其实我还是有点TS的。”猪头回答
“是说学习声音吗,呵呵,到是有那么一点点女性的味道”
“恩,我其实也很喜欢看足球,打游戏,开摩托,很大那种,喜欢抽烟”
“那你好象很复杂啊”
“没有”
“哼”
“怎么”
“不理你了”小名,耍起女孩性子了,被人喜欢,也会被别人宠坏吗
“可别,我怎么不好了,你给我说好吗”
“没说实话”
“我哪句没实话啊,我真不知道的”
“恩?恩~~~`”小名,好象认识自己不对了,马上转了话题“那你说句最心底的话喜欢什么样的人啊”
“不知道,呵呵,就喜欢你这样的”
“真的,假的”小名听后很开心,女孩子都喜欢听这样的吗

很多天后。
“小名,我想你了”
“呵呵,我知道,我也想你”“但是,好象你只会说这一句”
“恩,别的我也不知道说什么”
“呵呵,恩,我们猜谜语吧”小名,灵机一动
“好”
“前几天,我们家来个疯子,没有手,他说他饿了,要吃的,但是我妈给了他一碗面,他没手吃不了,唉真惨,打一人名”
“是谁啊,和疯子有关系啊,没有手好恐怖,还和我们小名家有关系啊,那么麻烦,那么多叙述,我猜不出,范围缩小点吧”
“好的,是你认识的人”
“我认识的?好多呢,莫非是我同学,他们是你不认识啊,那么是名人吗”
“算是的吧,反正我认识,你也认识的”
“你认识就是名人啊”
“起码,我很喜欢他,在我心理他位置很高”
“等等,我要好好想想”
“刘德华?王力宏?周杰伦?````”等了会,他给出一大堆明星
都被小名否定了
“你还是告诉我吧,我猜不出”真难为微风了
“好的,你如果到家去的时候,喜欢吃什么面啊,我喂你,哈哈”
“哦,哈哈,坏小名”微(喂)风(疯)知道是自己了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小名怎么也看不到,微风上线了,开始,小名还没太在乎,但是大概一个月都过去了,还是看到一个色咪咪的灰色的猪,爬在那里一动不动,死猪!哼,死猪!

死猪?哦,微风不会有什么事情吧,对了,一定是的。
风,不会离我而去的,
他那么的憨厚,像不谙世事的猪
那么纯真,诚信,体贴,像只讨人喜欢的哈巴狗
你在哪,你想你的小名了吗
但是事实却非如此,她没等不到任何关于他的消息。

风,你就是那阵风吗
只在三月的春天里, 悄悄地来了,
只在鲜花初开的时候,悄悄地来了
只在蜜蜂围绕的季节,悄悄地来了
然后,吹过去
让我在心灵最深处振颤了一下
然后
蜜蜂和蝴蝶都飞去的时候,你也走了
花瓣飘零的时候,你转身忘记了
太阳火辣的时候,你逃跑了
。。。 。。。
南小名,独自望着电脑,流泪了

接下来的一个月,小名就没再上过QQ,网络的世界是美好的,也是无情的,是丰富的,也是荒凉的,日子慢慢地过,也慢慢地遗忘

聊天室,这个毕竟是自己挣取来的,他还是要好好把握和喜欢。那里一直是热闹的,是精彩的,也许这里是小名的家吧
“当夜的手拂你的额,
朋友,你是否感到倦了?
累了就睡觉,醒了就微笑,
生活是什么滋味,看你怎样放调料”
每晚,告别的时候,小名总是那么说


“小名,我是风”一天聊天室突然有个人冒出来
“亲爱的小名,我是你的风啊”
“二个月了,我好想你啊”
。。。 。。。
小名,没理他,也许她的脑子里只有聊天室,现在房间里人很多,她是主持,谁都会向她问好的,他不认识这个人

“装什么装,不就是个破TS,还装高洁,装纯净”
人红是非多,小名近来遇到一个很棘手的无赖又来了

“你谁啊,说什么啊”微风怒道
“哼,关我是谁,反正讨厌这个人,男变女,怎么装都是个男人,还嗲的让人恶心!”
“你滚,不能那么说我家小名”微风听了很是生气
“我到底怎么你了,你谁啊,怎么老找我麻烦”小名更生气,“滚”
小名,把他直接踢出聊天室了,从来还没有人那么说过自己
“小名,你还好吗,不要理他”微风真会选择时候
“你也滚”小名,把这个说话的人也赶出了房间
小名,哭了。
“小名,我们喜欢你,支持你”
“你是个好主持”
“小名,莫怕,我们不理那个无赖呢”
“他在来,我们收拾他”
“。。。 。。。”
小名湿润眼睛里看到很多安慰
“你个死变态,装纯洁,装什么装,还不是变态男人一个”几分钟,那个人又换个名字,溜进来
“滚”小名猛地踢飞了那个人
。。。。。。
而后,那个人又来了几次,还是骂骂咧咧的,小名和其他管理见到就踢
“哈哈,老子明天继续来捣乱”最后一次,无赖说完就自己走了,前些天也是如此,聊天室里的人,也都没辙了

“老子,来了,死变态,我来了”
“滚”小名还没回过神,被另一个管理踢出出去了
“有办法了”突然,她一个好朋友说
“恩?”
“黑了他的IP地址,就进不来了”
“那是个好办法,怎么弄”
“简单,交给我”
“死变态,我来了”刚进来,就被黑出去了
“谢谢”
“还给我客气”
当晚,那个变态就没再进来,接连几天都是
“小名,我来了,好想你啊”微风一天来了,或许带着那次被赶出去的忧伤来的
“小名,我怎么被你也赶出去了啊,很忧伤”
小名,没理他
“小名,你知道吗,在过去的2个月里,我几乎天天想你”
“小名,我怕我爱上你了,真的”
“小名,我是真心的”
“。。。。。。。”
你走吧,小名踢出去了微风
后来的几天,小名还是进来,表示多喜欢他,弄的整个聊天室的桌面都是爱情表白
“小名,这个好象也是无赖啊,只是换了风格,要不要踢出去?”
“好吧”小名想了一下
后来,微风自己也知道那么一味表白,也和无赖没太大的区别,再后来进去就听听小名的声音,静静地听
喜欢有很多方式,未必是激烈的说爱

彼此看到的第一眼,我知道我们已经爱的很深了


“哈哈,死变态,男变女,男妖,我又来了”几天后,那个无赖又来了
“你谁啊,为什么总是捣乱小名”这个时候,微风先怒道
“你他妈的,哪家的鸡,关你什么屁事?”
“~~~~”后面不知道还会喷出什么狗司死来,一个高管又一次黑了他
“那人怎么又来了,不是黑了IP地址了吗?”小名,又怒又气
“小名,莫怕,我们一起想办法对付无赖”微风安慰
“刚才我又黑了他的地址,不知道还会不会又进来,小名”
“情愿得罪君子,不愿意得罪小人,也许我什么时候得罪他了,小名静了下来,想了下说
“就算是得罪也是无意的,小名内心很美好”微风把话发给了所有人
“很多人都呼应,是的
“人妖,就是得罪老子了,为什么,哼,就不告诉你”10分钟后,早就进来,潜藏好几分钟后,又骂起来

一个晚上在来回骂列和安慰中度过。

深夜,小名躺在床上休息的时候,默念到,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我离开,只能如此了,我在一天,小屋就不得安宁一天,我走
第二天,微风来了,但果然没听到小名美妙而又富有磁性的声音
“小名,在不拉,我好想你哦”微风发了好几次QQ信息,但是没回复
小名在的,但是隐身了,也许她需要静吧,不想说话
到了第三天,微风,又来看小名了,他怕小名,一个人挂着QQ难过,他其实知道小名隐身的
“小名,我有个办法,让那人走”
“恩?”
“我可以说吗?”
“说来听”小名,好象今天没觉得他烦
“就是你开始要忍,第一天看到他,忍,随他怎么的,第二,三天也是,第四天,主动向他说话,你委屈下自己,多说些关心的话,第五,六天也是,第7天就他来找你聊天了,试下看”
“不,我吃多了”
“就算我求你了”
“求我,你和那人什么关系啊”
“小名,你想多了”
“也许”
“真求你了,我主要希望你快乐”
“恩”小名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不是过分了,他一贯对喜欢自己的人很过分,尤其是男人,臭男人,如果是TS姐妹,她到是很和气的,像个大姐姐
“只有你才出这样的主意,主意好的话,也跟你姓猪,呵呵,我试下看”小名答应了
后来果然奏效,一周后那人真没再找过她麻烦,最后走的时候还留言:
南小名,说实在的话,一开始,是因为看不惯你清高的脾气,问什么话,都是爱理不理的,一次只是问了你是人妖吗,你看你把我骂的,我是喜欢人妖,是色点,但是我是种爱好,我又没犯法,又没说你是人妖。后来这几天,我感觉你变化可大了,人感觉老好了,我是东北人,喜欢你这样心胸开阔的人,愿,好人一生平安。我走了,不再见

南小名看到这样的文字,哭了,她就爱哭

“小名,我是微风,来看你了”
“谢谢”
“谢谢?好生疏啊,我真想看看你啊,我从来还见过你长什么样呢,一定很美”
“错”
“错的是你,嘿嘿”猪笑了,露出2颗猪牙
“问你”小名想问以前的事情
“问吧,如实回答”
“有2个月,你为什么没出现,结婚去了?”
“没有啊,老天做证,我知道你说的哪2个月,我那时候搬家了,接着家里又发生了一些事情,我就不怎么来上网了”
“就如此啊”
“不,主要是我想考验自己”
“考验,怎么了呢”
“我想考验到底有多喜欢你”
“恩?还有这样的考验”
“有的,主考官是我自己”
“呵呵,结果呢?”
“结果是我被自己烤熟了”
“哈哈,猪肉最香了”


“小名,我好想看看你,喜欢你那么久了,我想知道自己喜欢的人是什么样子的”
“就那个样子呗”
“什么样子啊,”
“一般,对了,你又长什么样子?”
“想知道?是英俊潇洒小帅哥!”
“猪还能长成帅哥?狗啊,牛啊,羊啊还不成了潘安宋玉了”
“嘿嘿,是真的”
“恩?那到是想看看”虽然不希望他是个标准美男子
“接”视频请求,发来了“那就看看猪样吧”
“恩”小名,接了
此人皮肤白皙,脸泛红晕,明目皓齿,日月之相;
此人剑眉长眼,脸若冰雪,鼻高如鹅,侠骨柔肠。
“小名,我可以爱你吗”
“现在我觉得,没有你,我活不下去的,我可以爱你吗”微风,一脸严肃
“如果你不嫌弃我,我们以后就结婚吧”
“恩,一辈子在一起”微风一脸认真
“恩,一辈子在一起”小名掉了眼泪

从曼谷飞来的蝴蝶

转眼间,过年了,08年是奥运年,是吉祥幸运年,小名想,今年我可以嫁给他吗,若是如此,我今生便真无他所求了
“我们家小名,新年快乐哦”微风发来了短信,他们从那次“在一起的誓言后”开始了短信。
“我们家小猪,快乐新年哦”小名回。

每次收到风的短信,都开心的要命,因为在她的心里,风早就是她的全部,小名想,也许这一生,自己就是为着风而来到这个世界的:
没有风的日子,
无论阳光多么灿烂,都是无聊的打发时间的当头白日,
无论鲜花多么夺目,都是空壳里的无事摆弄的有机物;
有风来了,
彩云追月,
有风来了,
婀娜多姿,
有风来了,
欢天喜地
过年了,08年,奥运年,好运年。
“求你帮我出个主意,可以吗?”小名有天突然问风
“当然好啊”
“过年了,家里开心啊,买了一头驴和和一头猪,你说先杀猪好呢还是先杀炉好呢?”小名,想想就笑了,这头猪的记忆不知道怎么样,每界的春节晚会都看了没?
“你家乡还真不错,现在还有驴子的卖啊,上海没有的”
“乡下嘛,有的啊,你的主意是?”
“先杀驴好了,因为我喜欢猪”
“猪旁边的驴,想看奥运,也是那么想的。”
几天后,微风来了那么几个字:“气死我了”
“你气死了,过年就有年货了,哈哈,我们家的风”
“恩,我们家的小名”


“小名,你从老家过年回到上海,我们见面吧”大年初一晚上,小名收到短信
“可以”
晚上小名在躺着:
其实我还是个丑小鸭,真希望早点变成美丽的天鹅,哪怕是很臭的水沟边的小白鹅,只要努力游,一定会找到清澈的小河,过上幸福的生活。也许,河边还有等待我的一只红头鹅。
想着,想着,自己就睡着了,嘴角的微笑甜如蜜。

相见不如怀念,小名年后并没和微风约会见面,她想如果自己是个真正的蝴蝶时候,才是最好的见面时刻。
她定了飞机票去了泰国首都曼谷,那里是著名的佛教之都,有着东南亚独特的风土人情,但小名径直去了医院,面对白衣主刀医生,小名微笑,面对伤痛,小名微笑。。。。。。
“小名,疼吗?我好想你”小名能动身下床的时候,看到微风的Email来了
“小名,你不在的日子,我的世界是灰暗的,早上起来的时候,我照镜子整理头发,硬是看到里面是你,你不说话,只用平静的眼神看着我,等了一会,你才开口:
“我好痛苦”,你说,“可是我要坚强,我要是死也要死在你的怀里”
“小名,你知道吗,当时我哭了,假如可以,我不想你那么痛苦,我查了下资料,说每次换药都像一次生孩子,那滋味~~`”
“小名,你知道吗,你送我的那只口杯,我放在了枕头边,每天睡前看看它,每天醒后摸摸它。你以前让我猜它的含义,我一直都没说对,不知道这次能猜对不,你送我的是“一辈子”
“。。。 。。。”
看着看着,小名早已泪流满面。


“南,你怎么了”护士刚进门就看到了小名
“没事,多拉小姐”
“还说没事,看这泪水”多拉是位热情、细心的人”说着用洁布把小名的泪拭去
“哦,是你男朋友的来信吧,哈哈,我不懂中文,你是感动泪水,我到是看的出来”
“恩”小名点点头
2周后,小名就可以出院了,恢复的还不错。外面的阳光真好,上海也是如此吧,呵呵。小名,提着简单的行李,走向飞机场。
上海果然是好天气,白云碧空。来接自己的是微风,小名和微风约定好的,包括时间地点和衣服颜色等,那可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啊,当然考虑仔细。
面对着小名的那个走来帮助她提行李的人,模样和她视频见到的差不多,只是比自己知道的要高些,微风自己说身高才170的,面前的这个人却176左右。
此人热情,周到,彬彬有礼,但是却让小名疑惑万分:我们没一点感觉。
回到家里,小名打开电脑才知道,原来白天的那人不是风,是他的堂弟
“小名,当你回到家的时候,我想你或许康复的差不多了,可惜我没能亲自去接你,我让我堂弟去了,
写这风信的时候,我已经哭了好几次了,请原谅我不能接你回家,也不能``````”
小名,看着心情忽然一落千丈~~~~
“小名,刚开始我们认识的时候,我妈就一直给我介绍女朋友,但是我都拒绝了,再后来我们认识了,我更拒绝我妈妈,态度很激烈,再后来我们约定的时候,我就直接告诉我们的全部情况了,我本以为一惯宠我爱我如命的妈妈,竟然大病一场,约摸是你刚离开上海的时候,我去医院看我妈妈的时候,她都不看我一眼,本来医生说,过不几天,我妈就好了,但是几天后,她到是更厉害了,医生说,病人需要心理的安慰,否则就~~~~于是我就在她老人家面前发誓离开你~~~~,其实,在你上手术台的当天,我和经妈介绍的一女子结婚了
~~~~~~~”
“小名,如果有来生我一定和你在一起”
南小名,几乎一命呜呼,她千万没想她千辛万苦等来的是一场空。

几个月后,南小名才恢复过来心情,也许这一些都是命运,她想。

转眼之间,就到了八月了,南小和全国人民是一样的心情:激动,振奋,希望。
2008年8月8号,小名收拾了全部行囊,只身去往北京。
“再见了,上海,我爱过的城市,祝您1010年福气”


南望
08 05 17

发表于 2008-5-18 02:0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椅子。坐下来慢慢看~

 楼主| 发表于 2008-5-18 11: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挑错词和不好的措辞

发表于 2008-5-18 23: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如身临其境般的感觉,叙事中含着俏皮幽怨,让大家随着作者的笔调不知不觉的融入到了情节当中,一起哭,一起笑......

说实在的,想不往楼主身上套实在是太难了.

想起了他,想起了和他的相逢,相知,相恋,相离......也是在小屋,也是那般的无奈和伤感......

不知道为什么会显示"内容待审核",我去询问管理员,希望能看到楼主更多精彩的文章.

 楼主| 发表于 2008-5-19 20: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灵那么耐心的看完,我其实有很多不好的地方,比如有些细节描写处理的不好,

收尾不是很满意,

"内容待审核"是因为我发好后大家是可以看到的,但是发现错字又去编辑了下,

就显示要审核,望管理帮助我弄好

发表于 2008-5-22 09: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第一节标题"恐怖的照片"   我还以为是QQ恐怖事件呢~失望 嘿嘿
发表于 2008-5-26 22: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望这个故事看得我哭了。。。虽然上次有个朋友也是几乎同样的经历,也是家人反对,我也哭了,可是这次我还是读哭了。。。
; t0 W2 P0 u' `9 h2 |! V: f. Y0 `# e9 N1 P/ P

1 W% H" P$ j/ g# D$ ]) }5 V
. Z# m. g7 X1 c0 R
0 X/ n# h8 e1 h  o6 u3 [[em59]
 楼主| 发表于 2008-5-27 20: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写的时候,有好几次,都入到情节中去,掉了眼泪
发表于 2008-7-13 22:5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又来看下自己的文字,忍住泪水,

小名啊,你要比南望坚强!

重新编辑下,修改了一些语法错误和漏字。

发表于 2008-7-14 02: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有来生我一定和你在一起"

---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种感觉,这句话应该是小名对微风说的.

好后悔,又好无奈,怀疑当初的决定,应该放弃他吗?不知道......

只是现在的心,好痛.

放了吧,既已知道难有结果,何苦自己为难自己.

红尘苦短,秀发染白,回首看时,不过是南柯一梦......笑笑而已.

发表于 2011-6-11 19:18:32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曼谷飞来的蝴蝶.....
发表于 2011-6-19 06:10:46 | 显示全部楼层
弄死我吧。这东西太感动人了。姐妹们的南柯一梦啊。
- E7 @0 O7 n" O“其实我还是个丑小鸭,真希望早点变成美丽的天鹅,哪怕是很臭的水沟边的小白鹅,只要努力游,一定会找到清澈的小河,过上幸福的生活。也许,河边还有等待我的一只红头鹅。”8 L1 u# M1 @% S; G0 G4 [" Y* E; k
发表于 2011-9-10 13:13:10 | 显示全部楼层
都是矜持惹的祸,南小名,你好慢热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免责声明|Archiver|手机版|夏世莲小姐客栈 ( 沪ICP备05001196号 )

GMT+8, 2017-11-22 22:4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