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世莲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夏世莲 首页 新闻资讯 查看内容

二十六岁桐乡女孩极度渴望变成男人

2012-8-28 09:44| 发布者: 姝茜| 查看: 4795| 评论: 5|原作者: cctv2008

摘要:   随着思想的日益开放,如今变性事件越来越多出现。前不久,有媒体报道了84岁的离休干部钱今凡,为了一圆自己藏了一辈子的变性梦,80岁开始吃激素隆胸并穿上女装,这一事件引来社会广泛评论。   嘉兴也出现了一 ...
  随着思想的日益开放,如今变性事件越来越多出现。前不久,有媒体报道了84岁的离休干部钱今凡,为了一圆自己藏了一辈子的变性梦,80岁开始吃激素隆胸并穿上女装,这一事件引来社会广泛评论。
  嘉兴也出现了一位欲变性者,26岁的她极度渴望女变男。几年来,她辗转嘉兴、上海、杭州、成都等地,虽然困难重重,但弱小的她一心只想做一个体面的男人。
  妙龄女孩欲变性
  “我想变性,变成男人,这是我从小就有的想法。”昨天中午,小枫(化名)找到记者,说这话时,她眼神坚定。
  小枫今年26岁,桐乡人,一头短发,上身穿白色带蕾丝的女式T恤,下身穿牛仔短裤,身背男式运动包,腿上有长湿疹留下的痕迹,她不时地重重挠几下。“衣服是我妈买的,我不喜欢她买的衣服,太女人了,束缚住了我,其他的是我自己买的,我喜欢。”小枫直言。
  小枫走路幅度很大,动作虽然偏男性化,但也难免带着几分女性的特色,她睫毛长长,碰到难以回答的问题,她会腼腆地微笑。
  亭亭玉立的小枫,没有像其他女孩一样按照正常的生活轨迹前进,毕业于杭州某高校的她,始终执著于四处寻医,至今没有固定的工作,一心只想尽快完成性别的转变。
  面对高昂的医疗费,她束手无策,“说实话,我现在没有钱,要变性太难了,但我不会放弃。”目前,小枫没钱了就向家人要,父母劝了她千百回,她要变性的念头一点都没有动摇。
  跟记者交流期间,小枫反复询问记者是否能帮她找份工作,甚至让记者带她去看医生,完成她的变性梦想。
  从小渴望做男人
  那么,究竟是什么让这个女孩下定决心舍弃女儿身呢?
  关于“做个男人”想法的产生,小枫说或许是受家庭的影响,也或许是自己“骨子里的原因”。
  “我五六岁时,爸爸因为在外地做毛衫生意,三四年没出现过,我妈妈独自照顾我和弟弟,生活异常艰辛。看着别的孩子都有爸爸保护,我就萌生出一个奇怪的念头——我应该做个男人,这样就能保护妈妈。”小枫回忆道,初三那年,妈妈带着她去北京找爸爸,虽然在北京见到了爸爸,但爸爸没有跟她们一起回家,在回来的路上,她要做个男人的想法更加强烈了。
  尽管爸爸后来回家了,但小枫要做个男人的想法仍在一天天增强。小枫说,上幼儿园和小学时,她很羡慕男生可以玩很多女生不能玩的游戏,后来她变得喜欢跟男生一起玩,并且有了“假小子”的称号,她甚至渐渐认为自己只能跟男生玩。
  有一天,小枫下课后去上女厕所,班里的女同学居然拦住她,说她走错了,带有嘲笑地说她应该去上男厕所。这件事情让小枫难受了好一阵子,她反问自己是不是应该快点做个男人。
  父母看到小枫有点男性化,一开始认为假小子很正常,但渐渐地发现小枫说的话有些不对劲。
  上初中后,小枫从电视上看到了一些关于变性、同性恋的事情,后来她知道了韩国有个变性女星河莉秀,一下子“茅塞顿开”。
  “看到河莉秀从男变女,那么成功,我羡慕极了,原来通过手术可以完成性别的转变。”小枫激动地对记者说,长大后做变性手术的想法从那时开始埋在了她的心里。
  上高中后,在别人眼中,小枫更像男生了。小枫想着干脆就做个男生吧,于是她的打扮、言行等,都变得更男性化了。
  上大学后,小枫入住了女生宿舍,这让她感觉有些怪。“我觉得自己已经是男生了,跟她们不一样,所以很尴尬。”小枫说,她和室友一起去浴室洗澡时,好像在窥视人家一样,有罪恶感,但又有愉悦感。
  大学时代爱萌芽,“性别尴尬”的小枫也不例外。她给隔壁班的女生写过情书,但人家当她有问题,没有理睬,这令她很受伤。她日夜在思考,是不是女儿身阻碍了自己对爱的追求。她很希望变成一个男人,娶个女孩一起过日子。
  小枫的变性梦让她的父母难过不已,妈妈让她快点找个人嫁了,可她坚决不同意。
  一直四处求医
  为了让自己可以变成男儿身,小枫开始四处求医。
  “我前两周去了成都,听人家说那里有家医院可以做这个手术。”这是小枫第一次出远门,她带着一些钱就出发了,“见到医生后,医生说可以做,我听了很开心,但手术费要30万元,我不知道该上哪儿筹钱,于是就回来了。”小枫有些沮丧。
  据小枫说,她还独自去过上海的多家医院。由于所带的钱不多,她晚上就睡在医院的急诊大厅内,饿了买面包吃,守在医生办公室门口见缝插针地询问如何做变性手术。
  风险高,有生命危险,手术费高昂……这是小枫得到的答案。尽管如此,小枫依然决定要冒这个险。
  之后,她又去杭州几家医院咨询,还在桐乡、嘉兴的医院咨询过,最终她认为,应该去上海等待奇迹。
  “上海有家医院有个操作电梯的活,一个月2000元不到,我想去做那份工作,这样碰到医生就能问做手术的事情,没准还能碰到个愿意捐助手术费给我的好心人。”小枫说。
  小枫的妈妈对她的想法担心不已,拿走了她的身份证,最终小枫没能得到那份工作。小枫这次回家,目的就是找到身份证,然后去上海找工作、找医生及做变性手术。
  “他们不理解我,我真的好想变成男人,变成男人我就正常了,这是我的心病,也是我的心愿,我很痛苦。”小枫说,父母强制带她看遍了各地的心理医生,医生说她心理上有疾病,配了药,但她认为自己天生就是男人。
  为了了解变性手术的过程,小枫还加入了网上的变性群,结交了一些有同样想法的朋友,因为有共同的话题,小枫找到了存在感。据了解,小枫在现实生活中几乎没有朋友,虚拟世界缓解了她在现实世界中的无助与痛苦。
  采访中,小枫说就算求医过程再艰难,她也会走下去,这样才可以正常地做人。
  成长环境影响大
  对于变性一事,记者劝小枫三思而后行,可是小枫说自己认定的事,哪怕再有风险,也不会改变决定,即使这几年要过上和同龄人不同的生活,她也义无反顾。
  为此,记者专门咨询了相关的医生,医生说从以往的案例来看,一些希望变性的患者,往往是受到了生理、成长背景两个层面的影响,然后在外界信息的诱导下,开始不断产生变性的诉求。医生说,像小枫这样的,基本是受到了成长环境的影响。相关研究表明,3岁到5岁是孩子性别认知的关键期,一些家长错误引导,比如灌输男孩思想、女孩思想等,潜移默化让孩子认为自己就是别种性别。
  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受到环境、特别事件的刺激后,加上处在青春期等特殊时期,最终导致产生变性思想。
  以下为记者与小枫的部分对话
  记者:从你现在的状况来看,你的手术会面临很多困难,没有手术费、没有工作、没有医生、没有相关的批准等,你还是要坚持吗?
  小枫:义无反顾,我从未想过放弃,现在是最困难的时候,这些问题总能慢慢解决的。我的网友都支持我。
  记者:那你的父母呢?你没有想过他们的感受吗?
  小枫:……我,我知道自己对不住他们,但我的身体已经告诉我,我要变成男的才能做好自己,之后我会对他们好的。现在,我只能逃出家里。
  记者:这依然会是个很长的过程,甚至到了最后也没有结果,而他们已经老去了。
  小枫:我还是希望有这么一天,他们看到好结果,我一直在努力。(小枫陷入了沉思。)
  记者:下一步怎么走?
  小枫:去上海找工作、存钱、找医生……等着做手术的那天!
  (接受完采访,小枫急忙赶往高铁嘉兴南站,乘坐高铁去了上海。)
2

鲜花
1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忠——善 2012-8-25 21:46
环景的影响是个非常大的因素!、、、、、、、、、、、、、、、、、、、。
引用 蝶女 2012-8-26 20:27
故事听起来挺有过程的。
引用 朱芸裳 2012-8-27 08:40
故事听起来挺有过程的。
引用 黃健文小姐 2012-11-22 11:11
美麗...........
引用 黃健文小姐 2012-11-22 11:12
美麗...........

查看全部评论(5)

关于我们|免责声明|Archiver|手机版|夏世莲小姐客栈 ( 沪ICP备05001196号 )

GMT+8, 2017-11-20 17:5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