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世莲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夏世莲 首页 问题讨论 查看内容

我的变性初恋之一

2013-10-23 10:21| 发布者: 姝茜| 查看: 1675| 评论: 2|原作者: 变性腐女

摘要: 岁月流逝,青春已经要回头看了,并且还在不断的远去。人生在世,情欲是无法逃避的。身边很多男人走过,留在心里的有多少呢?有时候,他们的影子会浮现眼前,虽然甚至一下子想不起他们的容颜,但是和他们在一起的甜蜜 ...

岁月流逝,青春已经要回头看了,并且还在不断的远去。人生在世,情欲是无法逃避的。身边很多男人走过,留在心里的有多少呢?有时候,他们的影子会浮现眼前,虽然甚至一下子想不起他们的容颜,但是和他们在一起的甜蜜、幸福、失落、痛苦,还深刻的留在情绪的记忆中,给人生烙下痕迹。

 两段式初恋之第一段

 GT是我变性最最开始时,认识的第一个男友。算是我以女性身份交往的初恋男友。严格说,我当时还算不上开始变性,只是在下班之后,在一个泰国朋友蜜瓜朋友夫人帮助下,开始变装,仅此而已。虽然我从小到大,不断被误认为女孩子,不过男人就是男人,在没有荷尔蒙药物帮助,没有手术情况下,只靠服装和化妆,是无法全部掩饰男性特征的。

 GT是个美国生长的ABC,中文仅有在餐馆点个白饭的水平。他算不上帅气,带着眼镜,但书卷气十足。与帅哥相比较,更能打动我的,是斯文,有头脑,知识型的男人。如果他刚好又长得还算周正,我肯定立刻缴械。GT正好就是这个类型。

 我当时刚研究生院毕业。有了第一份工作。以变性女孩的身份在网上征友。令我诧异的是,回应非常多,给了自己信心。GT是其中之一。我还清楚记得,一看到他的照片,立刻就有了好感。于是很快回信给他,我们当晚就在附近大学城吃晚饭。

 刚开始换装,衣橱中只有一件女装,是一件超级俗气的粉色旗袍,外加一双同样俗气的粉色超高高跟鞋。我就穿了这套装扮,再套上一件还算的上中性的外套,当然少不了一个大假发,前去赴约。现在想来,我当时的样子一定相当异类,也有点滑稽。所幸自己身材娇小,在加上外表还算女性化,在这套古怪装扮下,也没有引起太多路人的关注。另外,这座大学城以思想开放著称,大概大家也见怪不怪了。

 我们去了一家日本店。GT和照片里差不多,但人很高,肩膀宽阔,很有男人味儿。他温柔随和,轻声细语,显然对我也有好感,让我瞬间第一次感觉到,作为女生被男生呵护的感觉。“你是哪里来的?”他问我。我告诉他我来自北京,刚刚留学毕业。“我曾经去过北京,在某大学当过一段留学生。好久没有人和我聊北京的事了。”

 于是我们开始聊起了北京,接着又谈到我的学业,家庭,我对美国的看法。他则告诉我,他有一哥一妹。哥哥已经完全美国化,而妹妹则非常迷恋中国文化。我问他自己对中国的看法,他说应该是在哥妹之间,没有哥哥的淡漠,也没有妹妹的狂热。我告诉他我变性的愿望。他明确表示喜欢跨性的女孩,还给了我不少建议。

 我的第一次“男女”约会晚餐,就在很轻松投缘的气氛中进行。但在笨拙的衣着,和不断下滑的假发下,我觉得有点累,又很兴奋,一切都好像有如做梦,很想早点回家,让自己清醒一下。但GT似乎不愿意过早结束约会。于是,他提议去西餐馆吃甜点。他更特别绕路,告诉我当地一些桥和道路,以及路面的灯具,是他设计的。他是个建筑师,并是公司合伙人。之后我每经过这些地方,总会和我老公提起,这个是我前男友GT设计的,以至于他都听烦了。

 后来我们去吃了甜点,气氛更加罗曼蒂克。他帮我拉座位,帮我解释菜单上的食品。记得我从洗手间回来后,他很深情而羞涩的看着我说:“我一向喜欢戴眼镜的人。”

 GT的温柔和体贴打动了我。当时的我,刚开始走入男女关系,纯的不能再纯,当然想象不到,眼前的这位性翩翩男子,之后会给我带来被情所困,痛不欲生的感觉,更和我有过两次聚散的缘分。

 多年后,我告诉我妈我和他的事情。有一次,我和我妈居然在超市碰到他和他当时女友,一位白人变性美女。我妈问我:“他就是GT?寒碜死了。”我听了只有苦笑,因为我知道他不算英俊,几年的时光,我和他的样子也都不如前,但在我心里,他儒雅的气质和温柔的神态,仍是我所迷恋的。当然我现在知道,这些只能远观,真要过现实的日子,光靠它是绝对不行的。

 再回到最开始。我和GT认识后,彼此很有好感。第一次历时数小时约会结束后,他立即约我第二天再出去。我只有找理由婉拒,但真正的原因是,我全部女生行头只有这么一套,我总不能不换衣服吧。

 这件事直到今天,都一直耿在我心里,是个让我心酸的结,以至于后来一度狂买衣服,直到拥有可以天天换也还不过来的各种华服。

 第一次约会后的一个星期里,我的泰国朋友蜜瓜,陪我大肆扫服装,当时我们去的只是二手店,最贵的衣服不过十几块钱。但是,终于我有了几件可以替换的女生行头了。

 过了一个礼拜,GT约我外出兜风。我一切都由他安排。在他面前,我似乎就是多年前有部中国电影中的那个贤妻良母,只会说,我随你。现在我可以看出,这样的关系有问题,但在当时,我一是没经验,二是被恋爱冲昏了头脑。

 第二次约会,GT先带我去城里吃了广东早茶。依稀中,感觉他好像不像第一次约会时那么放松,有点紧张别人的眼神,毕竟我的样子仍处在尴尬性别“中间带”,声音也很低沉。“那个女孩子一直在看你。”GT突然打断我。我看过去,是一个大概不到10岁的小女孩,正在严肃的直勾勾盯着我,我心里一紧,难道GT因为和我在一起而感到尴尬耻辱?

 吃过饭,GT的神情又有所放松,恢复了以前的态度。他驾车上山,一路上山青水秀,海色苍茫。我们下车观景,他告诉每个野花的名字,习性,他的学问再一次让我为他深深陷下去。回到车里,我们说着说着话,他突然开始吻我,完全出乎我的意外,这应该是我第一次以女孩的身份和男人接吻。只记得他他的舌头突然男人味十足的猛然伸进我的口中,他的强势与他的书生形象对比鲜明,却也因此更让我更加兴奋,一下子就探到了我欲望的最深处。我被这股突然的激情融化,该有的和不该有的反应,都有了吧。

 直到今天,我仍然最迷恋温柔儒雅型的男人,而如果书呆子在某方面,又十分强劲勇猛的话,还是那句话,我肯定立刻缴械。

 回来的路上,他又不断问我有关变性的计划,督促我开始荷尔蒙药物治疗。当时我刚开始变装,对整个变性程序也了解不多,甚至有点抵触,因为毕竟大多数人都不愿意放弃自己所熟悉的,更何况是性别的剧变。

 我忽然想起了中国的古训,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不敢毁伤我对GT说了我的想法,如果开始吃荷尔蒙的话,至少想先跟父母出柜,得到父母的同意,我想这是对父母的尊重。他问我何时会告诉父母,我只有诚实回答,还不知道。毕竟万里长征,我才赶刚开始,出柜的事还没有放在议程上。听了我的说法,GT的脸色突然黯然,但是我并没有太在意,因为心想我现在的样子,他不是也接受了嘛。

 之后我们又连续约会几次,多数是去吃饭,然后他开车,我们去山上兜风。有一次,他约我去他家。他住在大学城,一个不大的公寓。我开车刚到,他就对我说:“你的车太脏了,我家旁边就有便宜的洗车机,我带你去。”看着他为我的破车仔细的打肥皂,冲水,我心里甜丝丝的。更窃喜,原来这些活儿自己以后可以不用干了。

 车洗干净,回到他家。虽然小,但很整洁,一柜子的书籍和设计样本,让房间充满书香。我们做在沙发上聊天。 他突然拿出一卷厚厚的中文材料,原来是他的家谱。这些东西似乎海外华人保存的更好。“我是林则徐的后代,”他说。果然在林则徐下面众多的后人中,我找到了他的中文名字。

 之后他做了饭,居然是最传统的中国蒜蓉炒青菜。他吃饭用小碗,手端起来,以筷子夹菜,混合饭耙入口中,也是很传统的中国吃饭方式。我反而是把碗放在桌子上吃。这些都让我觉得他是个说着英文的旧式中国知识分子。

 吃过饭,我们坐在沙发上。开始了第一次的亲密接触。他的身体微胖,但很结实,在沙发上,他眼神迷离。不过就在我们开始后,他突然中断了,赤身跑到浴室,竟然拿了一瓶香水,猛的往我身上撒。我有点呆住了,这是他的什么癖好啊?

 对这件事,我一直都觉得是可笑。由于事情太离谱了,我竟然没有直接联想到“体味”之类,而感到自卑,反而觉得是他书呆子气,毕竟,我不可能没收拾干净就和他在一起吧。再说,用撒这么多吗,简直是洗澡……在香水甜腻腻的味道中,我们仓促的结束了第一次,没有太多官能上的感觉。不过在当时的我看来,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就很美好,毕竟我还是没有经验的纯情“少女”。

 香水事件我一直没忘。直到有一天,我们又谈起服用荷尔蒙的事,他才给我了谜底。“男人和女人的身体,因为不同的荷尔蒙,而产生不同的味道。我可以辨识女性荷尔蒙的味道,”他仍是很学究气的解释。原来是这样!

 不过我并不自责,因为是他知道我还没开始服用荷尔蒙,而愿意亲近我的。我没骗他。但心底暗暗觉得,他多少有点不够体贴。但又想,也许他真的把我当自己人,才会这样做。

 我们的工作都很忙,见面只能在周末。不过慢慢的,我发现他的态度逐渐变得冷淡。所有经过所谓“始乱终弃”的人,都应该有大同小异的经验吧。电话少了,每天的亲密电邮没有了。

 GT每早都会上网看实事,然后把一天重要新闻的链接发给我,导致我每天再忙,也觉得有义务要看,生怕之后被他考试时不及格,或少了可谈的话题。

 而他的态度转变后,我能收到的就只有这每天例行的简报。他的态度,让我慢慢陷入可怕的焦虑中。逐渐的,我的电话,他也不回了。一种寒意从心里慢慢升起,把我整个吞没。我的脑子里全都是他,毕竟他是我第一个作为女孩交往的男友。我记得一个早上醒来后,立刻觉得心里很痛,痛到想哭,痛到不想下床,不想上班。现在看来,那是我抑郁症的开始阶段。

 我和GT摊牌,要分手明讲,不要这样耗人。也许是这次的经验,之后恋爱再爱分手,我都希望自己或对方痛快直言。很多人和恋人分手,不好意思讲,想要让对方慢慢察觉,其实这是最残忍的方法。

 GT也终于告诉我分手的原因,因为我还不肯开始服用荷尔蒙,女人味不足:“我不确定你到底有多想变成女人, 我想要交往的是变性的,或者确定变性的女孩。”

 这个说法不管是真是假,我还算能接受,因为虽然为爱晕眩,但我从最开始就清楚,变性是我的道路,但一定要按自己的速度和接受程度进行,就算我爱的人,也不能催我,也不能代替我做出决定。

 我作为女孩的第一段恋情就这样完结了。当时心里对GT很多的怨恨,为何不再耐心点,再给我些时间呢?

 之后有一次,在餐馆偶遇GT,看到他和一位中年女子吃饭,有说有笑,好像是工作关系。一种怒气在心里迅速升腾,很想要冲动的走过去,以最男性最低沉的声音和他调个情之类, 他不是害怕别人知道他和变性女生交往吗? 不过这种恶念只是心里的幻想罢了。我不想伤害任何人。而当时如果真的那样做了,我们也就不会有之后的第二段了。

(待续)

3

鲜花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2014-5-9 21:24
去看看姐姐还有没有继续写
引用 2013-10-23 22:19
嗯,很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2)

关于我们|免责声明|Archiver|手机版|夏世莲小姐客栈 ( 沪ICP备05001196号 )

GMT+8, 2017-11-24 15:4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